閱讀屋>藝術> 讓千年民間藝術走出尷尬境地

讓千年民間藝術走出尷尬境地

讓千年民間藝術走出尷尬境地

  幾千年來流傳下來的民間藝術,在中國可謂群星璀璨。但我們不得不面對的是,隨著年代的推移,時代的變遷和市場經濟的發展,在民間藝術的天空中,一些民間藝術之星漸趨暗淡無光,甚至大有隕落之勢,處於十分尷尬的境地之中,因而也就有了搶救民間藝術之說。如何讓民間藝術走出尷尬?廣州牙雕給了我們很好的啟迪。

  早在1989年,大象被列入世界瀕危動物保護的第一類,國際上開始嚴禁象牙貿易,作為牙雕大國的中國從此不再進口象牙,也不再出口牙雕製品。廣州大新象牙廠的生產經營因之收到嚴重影響。牙雕高手張民輝組織一班人馬,利用牛骨、河馬牙和猛獁牙化石來進行“牙雕”的製作,其中最大份額的當屬牛骨。打開了國內外市場,取得了很好經營業績。去年他的“牙雕”製品的平均價格,上漲了約10%~20%。他本人被授予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其作品的`招牌也由此變得更加響亮。在國際金融危機造成出口下滑的情況下,他已將眼睛瞄準並看好國內市場。

  廣州牙雕之所以能夠成為民間藝術中一朵奇葩,能夠在市場經濟的大潮中乘勢而上,說明了民間藝術要獲得長足發展,必須堅持勇於創新的精神。在張民輝眼裡最為珍貴的是牙雕工藝本身是一門藝術,不準用象牙,但可以用牛骨,透過牛骨照樣可以表現牙雕藝術。這就是創新,這就是民間藝術在創新中獲得的不竭動力。

  廣州牙雕在市場經濟的大潮中能夠獲得長足發展,還說明了國家要對民間藝術的發展給予政策上的支援。廣州牙雕高手張民輝,能夠獲得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的稱號,不僅僅說明了他的藝術造詣的高深,更說明了這是國家在政策上對於民間藝人的高度重視。張民輝有了大師級這塊招牌,響亮的不僅是他個人的名聲,更是響亮了廣州牙雕藝術的名聲。名聲就是形象,從某種意義上,形象就是生產力,就是效益。

  不得不說的是,我們對民間藝術的重視程度還有待進一步提高。每個城市、地區都有著自己的極為珍貴的民間藝術,然而在這些城市、地區中由國家授予的民間藝術大師卻十分鮮見。在政策上給予民間藝術支援,還應對於那些在民間藝術上有著高深造詣的人,給予必要的政府津貼,以資獎勵。讓有高深造詣的民間藝人,享受國家、省、市政府津貼,就是叫響民間藝術的品牌,同樣是對知識的尊重。

  對於民間藝術的政策性支援,還應該表現在對於那些瀕臨滅絕的民間藝術的資金上的支援。有些民間藝術,特別是一些處於“技絕人亡”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就需要國家及地方政府投入必要的財力,去挖掘、整理。這是一筆弘揚傳統文化的寶貴財富,也是惠及後人的善舉。

  民間藝術有了創新精神,民間藝術有了國家及地方政府的政策支援,民間藝術就一定能夠走出尷尬,也一定能夠大放異彩!

【讓千年民間藝術走出尷尬境地】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