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屋>農/林/牧/漁> 公益事業要授人以漁

公益事業要授人以漁

公益事業要授人以漁

  日前看到一則新聞,以生產勁酒而馳名的勁牌公司,近日在湖南省民政廳舉辦了一個簽約儀式,決定自今年起在全國陸續成立“陽光班”,贊助家境貧困、成績優秀的中學生免費完成高中學業。整個儀式非常簡短,沒有大肆炒作。

  在此之前,勁牌公司持續十餘年捐資助學,金額高達5000餘萬元而不為人所知。而另一則新聞:某“超女”向臥龍熊貓基地捐贈10萬元,活動宣傳鋪天蓋地。異常擁擠的場面和眾多閃光燈,讓現場的大熊貓緊張得不知所措。而這一明顯做秀的舉動,遭到了各界齊聲批評。兩則事件同謂公益,性質卻千差萬別。我們不禁要問,公益到底是為什麼?

  公益究竟為何

  “公益”,顧名思義,是指國家、社會提供給民眾的包括衛生、教育、文化、體育等方面福利性質的公共利益。公益的目的是為了扶貧濟困,增強國家的整體實力。因此,公益更多地是要體現社會意義,社會價值,改變社會的落後狀況。正如勁牌公司總裁吳少勳所說:“投資公益實質上是財富的再分配,一個企業的價值不僅在於創造財富,更重要的是提供精神產品。企業做大做強了,雖然沒有義務,但有責任和良心去維護社會的生態平衡。”

  對於公益,有人形象地稱之為“慈善授人以魚,公益授人以漁”。公益不僅要幫助人解決眼前的困難,還要幫助人提高能力,最終讓受益人自己解放自己。這其實正是道明瞭現代公益的核心價值觀:助人自助。

  而在這其中,以公益促教育是一個解決根本問題的途徑——真正幫助更多的人從根源上斷掉貧困的鏈條。俗話說:“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造成貧困的一大原因是人們思想觀念的落後,教育是解決這一問題的重要方式之一。只有透過支援教育,提高人們的文化素質,激發出人們潛在的創造和創新能力,才能從根本上擺脫貧困落後的局面。

  “公益”雷聲大雨點小

  公益的目的其實一直很明確,但是當我們用公益的涵義和目的來對照目前社會上的眾多公益活動時,我們不難發現,在很多時候,公益偏離了主要方向,不僅是雷聲大雨點小,沒能實現公益的真正目的,甚至成為了企業自我炒作的手段。

  儘管我們的生活中並不缺乏由一些社會組織和機構發起的慈善募捐和社會公益捐助活動,然而,它們給人的感覺總是浮於表面,像是在做應景文章,而對慈善捐助和社會公益活動缺乏一些長遠的打算,往往迫於能儘快擴大企業的社會影響,提高企業和自身的社會知名度的壓力和驅使,而不得已在一些社會交際舞臺上臨時客串一次“慈善家”的胸懷和風範——慷慨解囊捐出或多或少的一筆錢。

  有的主辦者打著“公益”旗號搞演出,結果是推出了票、斂滿了款,“公益”卻不見長進,真不知道這個便宜“公益”到哪位神仙那裡去了;有的則是生出名目操辦“公益籌款”,揚言要為公眾幹些修橋補路、辦學扶貧之類的善事,事實上,媒體宣傳震天響,公益的善事沒能見到落實,操辦“公益”的那些人倒是吃了個腦滿腸肥。還有些“公益助學”、“公益募捐”、“公益宣傳”、“公益推廣”等,打著“公益”的幌子從中撈取私利。

  可以毫不客氣的說,這些捐助舉動大多難逃“一錘子買賣”之嫌——捐錢後就覺得是“萬事大吉”了,當然,這同目前的.慈善基金管理和運作不規範、不專業等相關,從而使這些捐助舉動淪為“授人以魚”之列,自然很難從根子上解決對社會弱勢群體的救助幫扶。

  不要錦上添花,而應雪中送炭

  回到文章開頭提到的認養熊貓事件,活動主辦方的初衷或許是好的,10萬元的捐款也是實實在在的,但是效果如何呢?熊貓是國寶,近年來各方面的養護也非常到位,這10萬元錢除了錦上添花以外最大的價值就是為主辦方做了宣傳工具。而某地也曾經發生過一件事,一個企業向某小學贈送價值10萬元的電腦,但是簽約儀式卻花了15萬元,是捐贈價值的一倍多,多花的錢也同樣為炒作而服務。如果用這些錢去資助貧困學生,產生的社會效益或許更大。面對這樣的新聞,我們不能迴避的是“公益”的尷尬。

  當然,公益存在問題是不爭的事實,但是我們也欣喜地看到,一些企業仍然在堅守公益的準則,踏踏實實地捐資助學。例如前面提到的勁牌公司,多年來勁牌公司積極響應國家號召,充分貫徹教育興國、科技強國的方針政策,一直把捐資助學作為企業公益事業的重點,每年固定投入300餘萬元;2000年,勁牌公司設立了“勁牌世紀人才基金”,用於幫助那些品學兼優的貧困學生順利完成學業;據不完全統計,先後有20多個學校、4000餘名貧困學生得到了勁牌公司的資助。

  勁牌公司總裁吳少勳曾經要求政府把獎勵給他的一幢別墅變成30萬現金,加上其他獎金18萬元一共48萬元全部捐出來,修建了兩所希望小學。

  在目前的情況看來,關於公益的爭議還將持續下去。而對於正在建設和諧社會的中國而言,要從根本上解決弱勢群體的問題,實現整個國家的強盛,我們更希望看到實實在在的公益,授人以魚終究不如授人以漁!

【公益事業要授人以漁】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