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屋>科普知識> 鐵礦石談判案例分析

鐵礦石談判案例分析

鐵礦石談判案例分析

  40年以來,許多世界上最具實力的鋼鐵廠和鐵礦石生產商都享受到了穩定的鐵礦石定價體系帶來的收益。該基準定價體系是基於鋼鐵廠和主要鐵礦石生產商之間的談判結果而定的,籍此來設定一年的鐵礦石價格。當一家大型鋼鐵廠或一組鋼鐵廠(無論是亞洲的或是歐洲的)與三大鐵礦石生產商——澳大利亞的必和必拓、力拓礦業以及巴西的淡水河谷——中的一家達成協議之後,其他鋼鐵廠和鐵礦石生產商將在其後一年內遵循該基準價格。價格的穩定便於雙方安排生產計劃、對其收益進行預估、並確定適當的人員標準。

  但是今年,鐵礦石基準定價系統崩潰了。價格談判拖延了12個月,一直到今年11月份仍未果,而這原本應該是開始對來年鐵礦石價格進行談判的時間。鐵礦石價格上漲也是導致基準定價系統崩潰的原因之一:隨著價格上漲,鐵礦石生產商對長期基準價格的談判缺乏熱情。

  但是給曾經穩定的基準定價體系造成混亂的更大的一個原因在於中國的鋼鐵企業。20xx年,鐵礦石價格發生了劇烈波動,有些中國鋼鐵製造商無法抵擋透過價格波動來牟利的強烈誘惑。當鐵礦石現貨市場價格下跌並低於基準價格時,有些中國鋼鐵廠就拋開合同價格,開始在現貨市場進行採購,這使得鐵礦石生產商很不滿意。當鐵礦石價格上漲並高於基準價格時,有些中國的大型鋼鐵廠就囤積鐵礦石,然後賣給中國的小型鋼鐵廠並從中牟利,造成國內小型鋼鐵廠的強烈不滿。

  今年,中國的鋼鐵廠對準基準定價體系“又開一槍”:雖然力拓集團已在6月份與日本和韓國的鋼鐵廠簽署了協議,但是中國鋼鐵廠仍拒絕接受該協議結果並要求降低價格。結果是,全球的鐵礦石生產商不再熱衷與中國鋼鐵製造商簽署基準價格協議。“沒有供應商對此表示滿意。誰想再和他們簽訂長期協議?中國要麼選擇固定價格的長期協議,要麼選擇現貨市場,但是不能兩者都選,”三大鐵礦石生產商之一的一位高管說道。

  但是,鐵礦石巨頭對於現在混亂的價格談判情況並不擔憂。特別是在預計價格會在未來一兩年內進一步上漲的情況下,他們願意在現貨市場出售鐵礦石。至此,針對全球消耗最為普遍的礦石—鐵礦石的銷售以及價格機制將在未來幾年中繼續快速演變。

  硝煙不斷的戰場

  20xx年,中國鋼鐵廠與全球三大鐵礦石生產商(其供應總量佔到全球鐵礦石的80%以上)之間的鐵礦石價格談判已經拖延了將近一年,並且已經遠遠超過了雙方約定的7月1日的“最後期限”,但是至今仍未達成任何協議。

  今年,中國鋼鐵工業協會(ChinaIronandSteelAssociation,CISA)首次代表中國鋼鐵廠進行價格談判,秘書長單尚華拒絕接受力拓與日本和韓國在今年6月份簽署的協議價格。該協議價比上一年降低了33%。他表示該協議未能反映國際市場的實際供求情況,會給中國鋼鐵製造商造成巨大虧損。他表示中國鋼鐵廠希望獲得幅度更大的降價,要達到20xx年的協議價格水平,也就是說,要比去年與巴西簽訂的協議價低40%,以及比與澳大利亞的協議價低45%。

  但是,三大鐵礦石生產商並未接受這種“中國價格”。“我們並不熱衷於和中國鋼鐵廠談判長期價格,”三大鐵礦石生產商之一的一位高管說道,“事實上,我們可以在現貨市場銷售鐵礦石。”

  與其他國家不同,中國鋼鐵廠不僅透過長期協議價格購買鐵礦石,他們同時也在現貨市場購買礦石。這種情況是從20xx年開始的。當時中國鋼鐵製造商開始加入了基準價格談判,由中國最大的鋼鐵製造商—上海寶鋼集團代表所有中國鋼鐵企業出席談判。但是問題是,寶鋼代表的只是中國不到100家大型鋼鐵廠,而中國的數千家中小型鋼鐵廠不能與鐵礦石供應商簽署長期合同。因此,多年以來,中國的中小型鋼鐵廠只能從現貨市場收購鐵礦石,主要是從印度市場收購。

  “我們當然想與鐵礦石生產商簽署一些長期合同,目的`是確保鐵礦石的供應,但是如果我們無法訂立長期合同,我們就會從現貨市場收購,”在河北一家小型鋼鐵廠負責國際貿易的一位經理說道,“而且,我們不想從大型鋼廠那裡收購鐵礦石。”

  賣方市場

  作為全球最大的鐵礦石消費者和買家,中國具有不可否認的影響力。中國已經超越日本成為全球最大的鋼鐵製造商,而且也是全球最大的鐵礦石進口國。20xx年,中國的鋼鐵廠進口了4.43億噸鐵礦石,同比增長15.8%,佔到全球鐵礦石海運量的一半以上。在過去六年間,中國的龐大需求量也推動了鐵礦石價格的上漲。20xx年至20xx年,鐵礦石的價格上漲了三倍,部分是由於中國的新增需求所造成的。

  20xx年下半年,由於全球經濟放緩,鐵礦石的需求量開始下降,但是今年的需求又開始反彈。今年9月份,中國進口了6400萬噸鐵礦石,同比增長68%,比前一月增加30%。據中國鋼鐵工業協會預計,今年中國的鐵礦石進口量將佔到全球鐵礦石海運量的70%左右。雖然如此,由於中國沒有嚴格遵守長期協議合同,同時中國是需求方而非供給方,中國的市場影響力也因此受到削弱。

  這場價格戰的權力日益轉移到了鐵礦石生產商一方。隨著價格的上漲,他們並不急於設定新的基準價格。相反,他們現在很滿意於在現貨市場出售鐵礦石。20xx年,現貨銷售佔到中國鐵礦石交易量的30%,但是20xx年,這一數字將增至60%。

  來自印度的鐵礦石供應使得局勢變得更加錯綜複雜。該等鐵礦石主要是在現貨市場銷售。雖然印度的鐵礦石品位比澳大利亞鐵礦石要低,但是它的價格卻高於長期協議基準價格。此舉推動了三大供應商在現貨市場拋售更多鐵礦石的需求,使得基準價格系統受到進一步破壞。

  今年7月份,必和必拓已經同意透過季度協議價、現貨市場以及基於指數的定價等綜合方式來出售其30%的鐵礦石,從而打破了持續了40年之久的每年簽訂合同銷售的傳統。雖然力拓礦業和巴西淡水河谷並未表示要改變傳統的基準體系,但是他們在過去的一年間也在現貨市場拋售了更多的鐵礦石。

  “定價體系的現貨部分肯定會增加,這是因為浮動定價機制比長期價格合同更能反映商品的供求情況,”英國環球鋼訊旗下的鋼鐵指數公司(TheSteellndex,TSI)的總裁史蒂文·蘭達(StevenRandall)說道,“如果現貨價格系統可以使用的話,鋼鐵廠和鐵礦石生產商就不必每年進行談判。”

  從去年開始,蘭達和他的同事開始向鋼鐵廠和鐵礦石行業以及金融機構推銷鐵礦石指數。該指數價格是基於實際現貨交易資料而定的,這些資料由交易價值鏈上超過400家公司透過安全的網上系統提供。

  必和必拓是修改基準定價體系的最大支持者。公司執行長高瑞斯(MariusKloppers)期望該行業能將現貨市場價格與基於談判的固定價格結合起來。“小型鐵礦石買家傾向於波動的價格市場,而大型鋼鐵廠則希望穩定的價格,”他在今年早些時候對媒體談到。

  高瑞斯說道,“在價格方面,必和必拓希望市場更加透明化,從而避免出現當前的價格僵局。包括淡水河谷和力拓礦業在內的所有供應商都在加大其在現貨市場出售鐵礦石的比例,目前,出臺更加靈活的定價體系的時機正在逐漸成熟。”

  中國仍不放棄基準價格

  但是,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和中國的鋼鐵廠不希望放棄目前的價格談判。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的單秘書長說道,“中國的鋼鐵製造商寧願訂立長期合同,因為長期鐵礦石合同可以保障穩定的生產。”

  中國華菱鋼鐵集團的一位國際貿易經理指出,從去年開始,力拓礦業已經與許多大型中國鋼鐵製造商進行了商討,關於在長期合同中引進鐵礦石價格指數的可能性。這一體系意味著雙方仍然可以購買固定數量的鐵礦石,但是價格將隨著現貨市場而波動,或在每月或每季度進行調整。

  但是,中國的鋼鐵廠對此項提議不太感興趣。河北一家小型鋼鐵廠的經理說道,“多數鋼鐵廠不會接受這種模式,因為此種定價模式會將風險全部轉移至需求方,而利潤則轉移至供應方。如果使用了浮動價格指數,生產成本將會在很大程度上被‘投機者’操控,因為市場中的買家太多,而只有三家供應商在控制著80%的鐵礦石供應量。”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不僅不希望放棄傳統的價格談判,而且作為全球最大的鐵礦石買家,中國仍想擁有更多的議價權力。10月16日在青島舉行的一次國際會議上,單秘書長表示,協會將努力制定一個新的鐵礦石進口定價模式,並按照中國自己的條款進行談判,而不是“盲目地”遵循國外鋼鐵廠與三大鐵礦石生產商之間訂立的協議。

  中國已向此種模式邁出了第一步。8月17日,中國鋼鐵工業協會表示已經與澳大利亞FMG礦業公司(FortescueMetalsGroup)達成協議,同意將20xx年下半年的鐵礦石價格在去年的價格基礎上削減35-50%。該價格是在其他澳大利亞鐵礦石生產商與非中國鋼鐵廠簽訂的價格基礎上實行了3%左右的優惠。“事實上,與FMG訂立協議主要是為了傳遞一個資訊:除了兩拓,中國還有其他選擇,”一位參與談判的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的成員評論道。

  但是,其他鐵礦石公司不太可能同意相同的價格,因為FMG的規模太小。20xx年第二季度,FMG向中國公司銷售了3510萬噸鐵礦石,大約佔中國鐵礦石進口總量的5%。與此相比,力拓和必和必拓兩家的供應量佔到中國進口需求量的35%以上。“因此,三大鐵礦石生產商不太可能將FMG的價格用作基準價格,”提供鐵礦石資訊和分析的中國聯合金屬網(Umetal)的分析師胡凱評論道。

  北京蘭格鋼鐵資訊研究中心的主任徐向春也認為很難實現一個統一的“中國價格”,部分是由於國內市場的形勢比較混亂。“一方面,部分中國鋼鐵企業按合同價進口鐵礦石,然後轉售給現貨市場以賺取更多差價;另一方面,中國雖然是大買家,但是市場中有許多利益和目標不同的進口商。”

  儘管20xx年的價格仍未達成一致,三大鐵礦石生產商仍於本月開始與中國的鋼鐵廠就20xx年鐵礦石合同價格進行談判。由於賣方對於修訂基準價格機制的需求,這種年度談判的傳統已經遭受衝擊。但與此同時,談判仍將繼續。分析師胡凱評論說:“鐵礦石價格機制要想全面轉變成新的價格體系仍需假以時日。”

【鐵礦石談判案例分析】相關文章:

鐵礦石談判案例分析

生活中的談判案例分析

談判案例分析

商務談判案例分析

商務談判案例分析

生活談判案例分析

商務談判案例分析

房屋買賣談判案例分析

商務談判案例分析

商務談判案列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