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屋>職場人生> 暑期工作叩開常青藤職場人生

暑期工作叩開常青藤職場人生

暑期工作叩開常青藤職場人生  

  我有個女友,她和老公兩個人都在醫學院工作,她是教授,她老公是系主任,他們的獨生女兒很優秀,上了一所常青藤學校,計劃本科畢業以後去學醫當醫生。

  美國的暑假很長,放三個多月,很多大學生都利用這段時間打工賺錢或者去實習積累工作經驗。女友的女兒在大一放暑假的時候,和爸爸媽媽商量讓他們在學校幫她介紹個實驗室的工作,將來申請醫學院的時候這會是一個非常有說服力的工作經歷。

  可是如此合情合理的要求卻遭到了她媽媽的堅決反對。我這個女友,她堅持讓她女兒到餐館裡去打工當服務員!

  她給出的理由很簡單:女兒上大學以前沒有在外面打過工,缺了一課,現在要補上。透過做服務生,孩子才會深刻理解到體力勞動的不容易,同時她還會學到怎麼樣與各式各樣的人打交道,尤其是怎麼善待別人、為別人考慮。她覺得相對於實驗室的工作經驗,女兒更需要體力勞動的經驗和服務於人的訓練。

  曾經的慈母,一翻臉變成了“灰姑娘的後媽”,逼著女兒去幹體力活,去幹我們中國人認為的伺候人的工作。

  她女兒認為媽媽的話有道理,聽從了媽媽的建議,那年夏天到餐館裡打了三個月的工,天天干到半夜,累得腳後跟疼。

  美國的醫學院是所有的研究生院中最難進的,競爭非常激烈,一般都要求申請人有做和醫學相關的研究工作的經歷以及做義工的經歷。所以第二年的暑假,朋友的女兒又想到實驗室裡找個臨時工做,讓自己積累點醫學研究的經驗。

  這一次媽媽又發話了,你想去實驗室幹活可以,但是得自己去找,找到哪裡算哪裡,不準向別人提你的父母是誰。

  女友和大家說起這事,我問她如果一旦孩子自己找不到合適的'實驗室,影響了她申請醫學院怎麼辦?女友振振有詞地說:“她申請不上醫學院,說明她的實力不夠,那麼即使我們幫她進去了,她的水平趕不上別人,做起來也會非常吃力,對於她的未來不是什麼好事。”

  女兒只好自己上網查有關實驗室和教授的資料,發郵件發簡歷打電話去申請。有三個教授對她的申請感興趣,她自己跑去參觀各個實驗室又和教授交談,最後選擇了那個研究課題她最感興趣的實驗室。三個月下來,很幸運地她參與的實驗課題有了重大突破,也激起了她對科學研究的興趣,回到學校以後,她去申請了一項針對大學生參與科研的獎學金,在學校附近的研究所找到了一個位置,課餘時間參與做實驗,一直做到畢業,課題組發表的幾篇論文上面都有她的名字。

  第三年的暑假,女兒也不跟父母商量了,自行申請了到非洲去做義工的機會,目的是幫助當地患有艾滋病和瘧疾的兒童。她要去的那個國家叫史瓦濟蘭,國民的平均壽命在世界上排名倒數第一,只有三十幾歲。

  這下子女友開始擔心了,因為這個國家她以前聽都沒聽說過,人民的平均壽命那麼低,說明生活條件一定非常艱苦。上網一查,那個國家有百分之四十的人患有艾滋病,百分之七十的人生活在貧困線下。女兒一直生活在物質生活極其優越的環境,能適應那麼惡劣的環境嗎?

  因為風險很大,義工組織要求除了志願者本人之外,父母也要在“生死狀”上簽字,就是說如果孩子此行有什麼三長兩短,後果自負,人家不承擔任何責任。

  這叫人怎麼放得下心呢?女友和老公都很掙扎。躊躇再三他們最後還是沒有多說什麼,尊重了女兒的決定。

  女兒離開後,女友一提起來就擔心得直掉眼淚,對我們說:“你們說這可怎麼辦?誰知道孩子在那裡遇到什麼事啊!一個女孩子受得了那苦嗎?”

  我忍不住問道:“你怎麼都不勸勸她換個地方呢?”她回答:“我們是很想勸說女兒換一個條件稍好些的地方,比如,可以去南美,離家近不說,女兒在學校學過西班牙語,和別人溝通也容易些。可這是女兒自己的選擇,是她自己要走的路,我們不能說不啊!”

  女兒回來的時候,只背了個隨身的小包,所有帶去的東西包括自己用的梳子、刷牙的杯子都留給了當地的孩子。

  三個月的義工經歷,這個女孩吃了從來沒有吃過的苦,看到了從來沒有看到過的人間慘相,幫助了許多窮苦的孩子。她自己說,這三個月的經歷,她的收穫超過了三年大學的所得,是她最寶貴的人生經歷之一。

  她在精神上脫胎換骨,對世界的認識和人生觀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堅定了自己將來成為一個醫生去服務於人類的信念。

  她,最後被全美排名第一的醫學院錄取。

【暑期工作叩開常青藤職場人生】相關文章:

暑期工作叩開常青藤職場人生

學院開展暑期工作會講話稿

學校教師暑期工作總結

教育局進一步加強中國小幼兒園暑期工作方案

暑期工作計劃

暑期工作計劃

特級教師工作室暑期工作小結

遊樂園暑期工作總結報告

辦公室暑期工作總結

化學專業學生暑期工作實踐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