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掉進雲端計算大坑的運營商,還爬得出來嗎?

雲端計算資料中心和傳統的資料中心是不一樣的,單靠磚頭瓦塊光纜機房根本就無法構建雲端計算資料中心的核心競爭優勢。

今年12月份,北美通訊行業的扛把子Verizon正式宣佈將自己苦心經營了多年的資料中心業務以36億美元的價格賣給了資料中心巨頭Equinix。Verizon在美國的江湖地位大致相當於中國移動。

剁手往往不是一天就下決定的。從兩年前開始Verizon就明著暗著表示自己的資料中心業務在考慮出售之列。隨著去年Windstream以5.75億美元出售了自己的資料中心業務之後,Verizon就徹底放下了矜持的架子,就其48個資料中心公開叫價25億美元,在市場上亮出自家底褲積極尋找買家。

同是天涯淪落人,打算剁手資料中心業務的可不止Verizon一家。與此同時,美國另一家通訊巨頭CenturyLink也在為自己的資料中心業務暗中尋找接盤俠。就在一個月前,CenturyLink先找到了一個投資財團,以21.5億美元的價格賣掉了絕大部分資料中心和主機託管業務。CenturyLink在美國的江湖地位大致相當於半個中國電信。

ADVERTISEMENT

這些都不算最早的,其實在2015年年底,另一通訊業巨頭AT&T已經率先將自己大約價值20億美元的資料中心託管業務甩給了IBM。

轉眼到了雲端計算如火如荼的2016年年末,通訊運營商巨頭們在以資料中心和IaaS服務為核心的雲端計算領域的第一波嘗試中,紛紛以快刀剁手的姿勢為雲端計算創新劃上了歪歪扭扭的句號。二姐夫不由得扼腕長嘆,雙十一剛過,你們這些通訊運營商這是幹啥呢?

自信滿滿

故事還要從2010年之前講起,那時候全球通訊業的天還是很藍,日子還過得太慢。隨著3G網路的成熟和4G業務的逐步上馬,各個通訊運營商又迎來了一波資料收入井噴,ARPU快速上漲的好時光。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雖然3G通訊市場如火如荼,4G轉眼也將商用,但行業管道化的隱憂一直擺在各位通訊行業大佬的面前。語音收入遲早會被OTT幹得灰飛煙滅,資料收入雖然飛速上漲但是始終無法填上語音收入流失的大坑。支撐行業收入體量的擎天玉柱在哪裡?

ADVERTISEMENT

IT行業的風起雲湧彷彿給出了正確答案:雲端計算。

其實,各大通訊公司覬覦雲端計算已久,並自信滿滿的認為一旦進入雲端計算的資料中心市場,必定殺得半壁江山。

為啥?盲目自信來自於以下三點:

首先,有賴2000年以來的網際網路泡沫,大量的網際網路公司為了保證自家伺服器接入網際網路的速度,使用通訊公司提供的主機託管服務以獲取和Internet骨幹網的高速連結。

現在如火如荼的CDN技術當時還不成熟,更談不上規模,這使得同時提供使用者網際網路接入業務的通訊運營商在保證使用者訪問網站的響應速度方面佔盡優勢。對於已經積累了多年傳統主機託管業務經驗的通訊運營商來說,雲端計算資料中心就是在傳統主機託管業務的基礎上加一層虛擬化的外衣,看起來換湯不換藥嘛。

其次,各家通訊運營商耍弄ICT能力融合已經多年,自認為已有小成。所謂的ICT能力融合,就是把通訊網路的通訊能力(CT)和專業系統建設的資訊化能力(IT)相結合,打包提供給企業使用者。

ADVERTISEMENT

而雲端計算資料中心,看起來提供的也還是基於連線(connectivity)的計算能力。談到連線(connectivity),通訊運營商無論是從接入端還是骨幹網都具有天然的優勢。

至於IT能力,通訊運營商自認為企業內部的IT系統跨越了BSS/OSS/MSS三域,不論從前臺到後臺,其複雜性和先進性都是各個行業中首屈一指的。更何況通訊運營商在提供企業服務,尤其是前面講到的主機託管服務中會包含大量的IT基礎架構服務。

作為以電信級可靠性和服務水平自傲的通訊運營商們,對於支撐(注意,是【支撐】,不是【運營】)可用性和複雜程度相對較低的企業IT服務系統更是有著迷之自信。

最重要的一點是,雲端計算資料中心服務是一種典型的重資產投入的業務(High-Capex Business),需要通過規模效應攤低建設和運營成本,並獲得合理的ROI。

ADVERTISEMENT

這種砸錢圈地的業務模式和通訊運營商重資產建立覆蓋全域的通訊網路,以長期大規模的業務收入獲得較高的利潤率非常類似。

玩輕資產,玩客戶黏性我比不過網際網路企業,玩重資產玩IT我還打不死你們這些網際網路企業嗎?通訊運營商心裡基本上都會一陣暗喜。

也難怪通訊運營商如此自信。在2010年以前,雲端計算資料中心服務的市場規模還比較小。2010年全年,Amazon非零售服務方面的業務收入只有9.5億美元。就是這9.5億美元裡,除了雲端計算AWS之外,也還包括各種和市場活動相關的其他雜項收入、網站廣告收入與合作發行信用卡的相關收入。而在2008年,Amazon的這部分非零售收入才是區區5.4億美元。

Amazon 2010年財報截圖

Amazon AWS當時的雲端計算業務收入微薄,系統規模也非常弱小,可以從Netflix的雲架構工程師的回憶中看到,"當Netflix在2009年創辦之初,亞馬遜的資料中心還非常糟糕。"該工程師說,"它非常小,且並不可靠。AWS當時還沒有提供太多的服務。我們當時向亞馬遜提供了很多的建議和反饋,幫助該公司對AWS服務進行了改進,並添設了新服務。"他說,"Netflix當時對AWS的要求要比其它客戶更多,因為後者主要是初創公司。"Netflix當時像是"在遊泳池中的鯊魚一樣。"

Netflix的雲架構工程師表示,"有一段時間,Netflix曾是亞馬遜AWS服務一些功能的最大使用者,因為該公司提出的意見總能讓亞馬遜對服務進行修改和調整。"雖然在使用AWS服務之初,Netflix也遇到了一些困擾,但是這家公司仍堅持使用AWS,因為它自身並不希望執行資料中心。

至於雲端計算資料中心的另一個巨頭Microsoft,2010年前後正是處於企業轉型的風雨飄搖階段。Windows、Office和企業應用都增長乏力,雖然推出了第一版雲端計算作業系統Windows Azure,但業界幾乎沒什麼人看好。二姐夫在2009年離開微軟前,剛好趕上了Windows Azure第一版軟體釋出。我們這些微軟員工看到的內部產品檔案也是以整體架構和價格策略為主,具體技術細節語焉不詳。按照微軟以往的慣例,內部要先吃一段時間"狗食"才敢對外釋出。很奇怪Windows Azure跳過了這一傳統直接就出街了,這也從一個側面說明瞭公司內部對雲端計算技術準備的不足。

反觀2010年的Verizon,全年收入1065億美元。這已經是Verizon第二年收入規模超千億美元了。其中企業業務收入412億元。儘管其中大部分是專線連線、通訊批發等CT業務,但畢竟收入體量擺在那裡。當時的Verizon要碾壓Amazon這樣的企業市場的小朋友還是比較輕鬆的。

Verizon 2010年財報截圖

招兵買馬

既然雲端計算是未來IT領域的熱點,現有的對手體量太小,我又兵精糧足現金流充沛。通訊運營商自然就把雲端計算資料中心作為未來的業務增長點,大把資金投入,自身建設+買買買,雙管齊下力爭取得壓倒性競爭優勢。

Verizon在2010年就已經擁有了了遍及世界35個國家的超過200個傳統資料中心。為了進一步加大規模優勢,Verizon又在2011年花費14億美元收購了雲端計算資料中心專業服務公司Terremark,以獲得其分佈在美國、歐洲和拉丁美洲的13個雲端計算資料中心。一時間Verizon的雲端計算資料中心規模成為業界標杆。可以說,Verizon收購Terremark是通訊運營商砸錢搶佔雲端計算資料中心市場中最響亮的號角。

從運營資料來看,Terremark的表現相當不錯。這是Terremark 2010年的業績,年收入在3.5億美元左右,和Amazon當時的雲端計算收入在同一個數量級。

Terremark的收入細分再看一眼,23%來自於聯邦政府。政府一向是IT採購市場的冤大頭,不光天朝上國,各國皆是如此,美國也不例外。當時奧巴馬的全民醫保系統建設正是如火如荼。如果能借力Terremark的基礎獲得政府資料中心的生意自然也是美事一樁。所以當時Verizon收購Terremark也不能完全說沒有眼光。

當然,後來全民醫保項目的HealthCare.gov資料中心服務Terremark被HP幹掉又是後話了。二姐夫以後有空開專題八一八HealthCare.gov,裡面各種狗血雞毛,這次暫且不表。

說來說去,那被Verizon收購的這家公司Terremar其核心競爭力到底是啥呢?二姐夫就懶得碼字了,直接copy百度百科的部分條文內容給小白們掃掃盲:

Terremark由曼尼·梅迪納與1980年創立,起初該公司只是一家房地產建設公司,而在網路公司暴增的年代,越來越多網路公司入駐其房地產產業,而terremark也慢慢的蛻變成美國的一家網路接入點(NAP)提供商。作為當時美洲最大的NAP提供商,terremark是唯一一家專門提供與拉丁美洲和世界各地連結的。

不要覺得百度百科就不好,其實這些偏門名詞的解釋很多都是抄襲於Wikipedia(維基百科)。原文如下,英文好的同學可以中英文對照看看:

In 1980 Manny Medina incorporated Terremark as a real estate company, constructing office buildings. During the dot-com era,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his buildings were leased to computer data centers; over the years the company morphed into a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services company itself starting with the NAP of the Americas, a large data center and Internet exchange point that hosts one of the instances of the K-root of the Domain Name System.

這裡敲黑板劃重點了啊,【網路接入點-NAP】。不知道啥是NAP的小白請再次移步度孃家補一下自己的基礎知識。

Terremark是一個從房地產行業起家,依靠NAP,也就是接入優勢取得市場份額的公司。房地產行業講究的是location , location, location。Terremark也還真對得起自己起家的行業。

換句話說,Terremark的技術底子非常之薄。Verizon花了大價錢買了一堆接入點和全球各地的磚頭瓦塊搭建自己的雲端計算資料中心業務版圖。平心而論,這也不能怪Verizon目光短淺。通訊公司總是把網路和接入能力的重要性不自覺的放大,畢竟這是通訊公司的看家本領,悲劇總是在自己的基因裡就已經種下了。

跌跌撞撞

現在大家都知道了,雲端計算資料中心不是這麼玩的。不過在2011年的時候,大多數人還在摸著石頭過河的狀態,於是Verizon就在自建和收購整合的基礎上推出了自己的雲端計算服務Verizon Cloud Compute和Verizon Cloud Storage。

業界小夥伴也是同樣的想法。同樣在2011年,另一個美國通訊行業巨頭CenturyLink (CTL)以2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雲服務和資料中心廠商Savvis, 同樣走上了雲端計算資料中心的不歸路。

接下來,我們就要順著時間線捋一捋Verizon是如何一步步掉進雲端計算資料中心這個大坑的。準確的說,應該是Verizon是如何發現自己一步步掉進這個大坑的。

正式踏上了雲端計算資料中心之路不久,Verizon很快就發現自己的IT底子並不像自己想象的那麼厚。

在推出Verizon Cloud初期,Verizon使用ESX VMware hypervisor和vCenter等工具用於資料中心虛擬化配置的自動管理。具體技術細節二姐夫就不展開陳述了,這畢竟只是一篇科普八卦閒文,眾看官圍觀的是熱鬧,不會指望看完這篇文章就學會什麼。總之,你知道Verizon在初期沒有能力自己開發雲端計算軟體,只能選擇第三方的軟體平臺和管理工具就好了。

但是,你知道的,借別人家的鍋炒菜總是不那麼好使,Verizon Cloud從2011年到2013年一直是beta狀態,沒敢釋出正式版。

不釋出正式版怎麼賺錢?Verizon在2012年又投了一筆錢重新整合雲服務的基礎架構,使用了Citrix Xen hypervisor 替代了原有的Vmware虛擬化軟體,並開發了自主智慧財產權的provisioning engine. 2013年秋季,Verizon Cloud正式版終於閃亮登場了。

但是,雲端計算IaaS的風向已經變了,從2012年起,OpenStack、開放式API變成炙手可熱的使用者需求。web-service API和Cloud-value-added 的各種平臺功能紛紛湧現,基本上還是屬於借鍋炒菜的Verizon又傻眼了。Verizon自己沒有技術能力構建開放式API標準,那就只能跟風了。於是, Verizon Cloud很快就開始相容Apache CloudStack和Amazon Web Services的通用API(omnipresent API)。

沒有自己的核心技術能力,想靠轉頭瓦塊管道光纖的優勢贏得客戶,在雲端計算市場是行不通的。要想成為全球的頂尖玩家,必須擁有自主智慧財產權的技術核心。再好的第三方的軟體也不如自己吃透技術開發出的軟體方便好用。更何況,【全球頂尖的技術往往是非賣品】。

Amazon的雲是自家開發的,Microsoft的雲是用自家的Windows Azure,Google更是一直走自力更生之路,以一己之力開創了大資料行業,併成為大資料技術架構的行業標杆和示範。至於Google的公有雲,雖然起步有點晚,但先天卻一點也不比Amazon和Microsoft弱。

現實骨感

作為一直被各個應用開發商伺候得舒舒服服的通訊運營商,自己的核心技術優勢一直侷限於網路領域。一旦進入IT領域和原生IT廠商比技術拼刺刀,短板立現。畢竟使用複雜的IT系統和構造複雜的IT系統完全不是一回事。而這些核心的IT能力絕不是1-2年能夠打造出來的。2016年年初,AT&T的CEO要求所有員工每天必須使用公司的elearning系統學習一小時程式設計,以便快速提升企業全員的IT能力。雖然這一奇葩招式是否能夠有效還未可知,但先容二姐夫在這裡大笑三聲,哈哈哈…

再進一步說,目前的資料中心服務提供商紛紛採用更底層的技術以降低運營成本,比如利用太陽能、水力或者風能,Amazon和Facebook使用ODM(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r)裝置而不是購買HP/DELL的硬體以降低採購成本。現在的新趨勢是定製專用CPU以提升計算效率或者滿足AI等新服務的需求。技術和運營成本的拼殺是沒有止境的,對於沒有體會過技術創新的貼身肉搏的運營商來說,太難了。

當然,眼高手低認為自己IT能力棒棒的通訊運營商不止Verizon一家,還有誰你懂的。

另外一方面,傳道的自己要不通道,這道是傳不好的。從Verizon Cloud建立開始,Verizon就沒打算把自己的核心業務系統搬到自家的雲上。

你自己生產的狗食,你不吃怎麼知道是什麼味道。打造了一朵大雲,宣傳得美輪美奐。我就想問問,從CRM到計費,從財務到人力資源,哪一個業務系統整體遷移到雲上了?自己守著溫暖的定製化系統,忽悠客戶把系統搬到雲上,這生意能做好就怪了。

當然這也難怪,掄慣了大錘的手去拿繡花針,始終是不習慣。賣慣了資源和管道,忽然要轉型做服務,談何容易。通訊運營商的通用套路是建設、交割、維護監控。雲端計算資料中心是建設、運營、迭代優化。其中的差別是天上地下。

至於缺少企業應用、不懂行業、沒有合作夥伴乃至沒有一支合格的solution sales隊伍,這些制約通訊運營商開拓企業市場的因素都是老生常談,二姐夫就不細講了。

上兩張今年9月份研討會上某運營商雲服務的PPT,我只能說,講PPT的這位運營商同仁還活在2012年之前的雲端計算世界。



回顧歷史

為了能夠清晰表現出通訊運營商在雲端計算資料中心領域衰落的過程,我使用Gartner的的雲端計算IaaS與網路託管魔力四象限圖報告加以說明。

說到Gartner的雲端計算IaaS與網路託管魔力四象限圖(Magic Quadrant for Cloud 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 and Web Hosting),就需要先提一句操刀者Lydia Leong。

上圖這位胖姐姐Lydia Leong從2000年加入Gartner後一直主管雲服務、IaaS、CDN(Content Delivery Networks)、資料中心、主機託管等Internet基礎架構服務領域[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球分散式計算項目,二姐夫我當年也時髦地download了作為屏保執行了好[email protected]自己的裝逼知識庫存。

Lydia Leong目前是Gartner的VP兼Distinguished Analyst。Distinguished Analyst是Gartner內部特有的title,我也不知道該怎麼翻譯,大約類似於主任或者是首席分析師之類。

從2006年起,Gartner的Magic Quadrant for Cloud 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報告一直是Lydia Leong操刀直到今年8月份釋出的最新一版。所以,Gartner的這一份報告在延續性和縱向比較方面是相當過硬的,真實的反映了IaaS和公有雲領域各個玩家此消彼長的變化態勢。

這是2012年的Magic Quadrant,Terremark還位列於leader區域,和AWS的差距也不算大。同是被通訊企業CenturyLink收購的小夥伴Savvis也處於同樣的位置。

到了2013年,Verizon Terrmark和Savvis已經掉入challengers區域,和AWS的差距開始拉大。引人注目的是,頭一年榜上無蹤的Microsoft和IBM開始出現,打破了之前IT廠商以硬體和儲存公司為主的局面(DELL, 富士通,HP之類)。2013年是雲端計算技術逐漸成熟的轉折年,不論PaaS還是SaaS,都成為了IT行業的主流之一。從中小企業到大型企業,在構建業務系統時逐漸把雲端計算作為選項之一。

2014年延續了2013年的變化。隨著Microsoft Azure產品的成熟以及office365的大獲成功,Microsoft一舉躍升進入leader區域,成為緊隨Amazon的雲端計算資料中心第二廠商。IBM收購了Softlayer之後也完成了核心產品藍圖的重構,位置開始前移。Google第一次出現在Magic Quadrant。Verizon Terremark和CenturyLink(Savvis)雖然還是在第二陣列的前沿,但是好日子已經不多了。為啥,因為Google開始發力了。2014年3月,Google大幅調低了Google Compute Engine service的價格,調整幅度約為1/3。一天以後,Amazon的AWS cloud storage service-S3價格下調51%,雲服務價格整體下調36%-65%。雲服務IaaS的價格戰正式開打,電信運營商在雲端計算資料中心運營方面的成本劣勢逐漸體現出來。

到了2015年,Amazon、Microsoft、Google三分天下的趨勢已經隱約可見。

這是2016年8月釋出的最新Magic Quadrant,由於Verizon關閉了Verizon Public Cloud和Reserved Public Cloud services(仍然保留了Verizon Private Cloud/VPC和Verizon Cloud Storage services),所以2016年的評估報告已經找不到Verizon Terrmark了。

順帶提一句,Cisco也將在2017年3月關閉其公有雲服務CiscoInterCloud。Cisco這個2014年11月啟動的短命服務的終結說明瞭雲端計算資料中心和PaaS的市場已經逐漸成熟,並被少數巨頭瓜分殆盡,新進者基本上找不到合適的市場空白了。

結語

現在大家都知道了,雲端計算資料中心和傳統的資料中心是不一樣的,單靠磚頭瓦塊光纜機房根本就無法構建雲端計算資料中心的核心競爭優勢。

雖然Verizon出售了自己的部分雲端計算資料中心資產,但Verizon仍然會在美國和其他一些國家提供資料中心服務,只是這部分服務最終會選擇Equinix作為實施的合作夥伴。

至於Equinix為什麼要從Verizon手上接盤,這張圖大致能說明問題(這已經是我能找到的最清楚的版本了)。紅點是Equinix原有的資料中心,藍點是Verizon這次出售的資料中心。Equinix收購這些資料中心也是為了補充自己在美國和南美洲的不足。當然從另一個側面說明,Equinix認可的也還是Verizon雲端計算資料中心的NAP價值。

不管怎麼說,對於那些已經從ICT能力整合的時代就開始構建一站式解決方案的通訊運營商來說,把雲端計算資料中心資產從現有的企業解決方案中剝離出來,還要儘量保持原有的企業解決方案的完整性,這真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最後,貼出一張2016年IaaS市場份額的圖片結束這個運營商雲端計算的八卦科普,資料來自於https://www.skyhighnetworks.com/cloud-security-blog/microsoft-azure-closes-iaas-adoption-gap-with-amazon-aws/,有興趣深入瞭解的小夥伴可以自己上去細看。

參考文獻:

Verizon Cloud架構革新分析:Lydia Leong

網優僱傭軍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通訊路上,一起走!


» 網優僱傭軍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