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王石的2016:從“傲慢與偏見”到“致歉與告白”

鳳凰財經記者:白瑜

縱觀持續兩年的萬科股權爭鬥大戰,可謂驚心動魄,峰迴路轉。從寶萬之爭演變到寶能、萬科、恆大三國演義,16年國內資本市場上演了中國有史以來最精彩的一場商戰,各路資本紛紛入場廝殺搶奪唐僧肉。這場“萬寶之爭”,是資本介入實業的濫觴,也是金融資本圍獵產業資本的戰爭,最後卻因監管層的介入而煙消雲散,迴歸平淡。

對比往昔,地產TOP 10的座次已然改變,行業洗牌如此之快,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2016年萬科失去了龍頭老大的交椅。公開資料顯示,萬科2016年銷售金額是3648億元,排名第二,而恆大的銷售金額為3733.7億元,排名第一。比失去龍頭寶座更可怕的,是失去公司的控制權,萬科創始人王石,在過去的一年一直面臨這個問題,如今依然懸而未決。

創始人的傲慢:不歡迎野蠻人

萬科股權之爭,王石沒想到會如此被動,甚至有可能直接被掃地出局。

ADVERTISEMENT

萬科作為國內最好的房地產公司之一,自從被寶能舉牌便一直處於市場的風口浪尖。野蠻人入侵萬科,始於2015年夏天。

2015年7月--8月,寶能系旗下前海人壽耗資約100億元,買入7.36億股萬科A股票。前海人壽“彈藥”耗盡後,鉅盛華隨即登場,買入萬科A約9.26億股。2015年12月18日萬科停牌籌劃資產重組,單方面宣佈關閉戰場。截至2015年12月24日寶能系合計持有萬科24.26%權益,取代華潤成萬科第一大股東。

作為“有情懷的硬漢”,自2015年7月寶能首次舉牌萬科,到12月停牌前的步步緊逼,一直未發聲的王石終於在12月17日在北京釋出言辭激烈的講話,將寶能系稱為“門口的野蠻人”,言辭間充滿了不屑與傲慢。

2016年2月王石在新疆“天山峰會2016”的演講中表示,萬科是個混合所有制企業,但一直都是國有股作為第一大股東,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會是,並強調不歡迎民營企業成為萬科第一大股東。王石此言一出,旋即引發軒然大波,引來各方聲討。

ADVERTISEMENT

65歲的王石早已過了耳順之年,但他依然率性而為。在寶能收購萬科股票的前期階段,直言無忌的王石曾在公司內外多個場合表示不歡迎寶能,因為寶能不夠信用和資格,還把寶能老闆姚振華形容成強行入室的野蠻人。

王石言辭間充滿了傲慢與偏見,君萬之爭二十年後,王石的萬科又遇野蠻人敲門。當年來自以君安證券為首的幾個股東聯合“逼宮”,企圖奪取公司控制權,如果不是因為找到了君安的一個破綻,萬科可能就被這些“野蠻人”拆分了。這次財大氣粗的寶能也是來勢洶洶,短短幾月便取代華潤成為萬科第一大股東,65歲的王石能否“再續”君萬之爭的“輝煌”,一切都是未知。

王石最危險的時刻:華潤倒戈 寶能提請罷免10董事

6月17日,萬科召開復牌前的董事會會議,審議萬科和深圳地鐵的重組預案,董事會7票同意通過了預案。然而次日,華潤集團釋出正式公告,表示三名董事對於投票結果強烈不滿,此前萬科管理層單方面宣佈引入深圳地鐵就和原第一大股東華潤鬧僵,此時雙方矛盾進入白熱化。

ADVERTISEMENT

6月26日,萬科股東大會的前一天,公司確認收到寶能系提出包括罷免王石、鬱亮等10位董事及2位監事在內的12項議案。

寶能系罷免王石董事之位的理由在於,王石沒有充分關注重組交易(引入深圳地鐵)價格的公允性合理性、是否有利於公司及全體股東整體利益;萬科管理層控制董事會、監事會,越過股東自行其事,2014年推出的事業合夥人制度具體內容從未披露;事業合夥人制度不受萬科正常管理體系控制,萬科實質上成為內部人控制企業;2011年至2014年,王石遊學長期脫離工作,未經股東大會批準仍獲得報酬共計5000萬餘元。

22日,華潤就萬科的重組預案向五個監管部門提出抗訴。23日,鉅盛華、前海人壽深夜發表聲明,明確反對該重組計劃,華潤重申自己的反對立場。華潤和寶能系正式聯手,也宣告了華潤和萬科的友誼到了盡頭。

作為王石身後最堅強的後盾,央企華潤頃刻間成了野蠻人的隊友,同氣同聲,王石萬般無奈,朋友圈發出“當你曾經依靠、信任的央企華潤毫無遮掩地公開和你阻擊的惡意收購者聯手,徹底否認萬科管理層時,遮羞布全撕去了。好吧,天要下雨、娘要改嫁。還能說什麼?”

ADVERTISEMENT

此時,王石隨時會被掃地出門。一向強硬的王石,在公開演講中稱“人都講宿命,你應該要相信宿命”,無奈與悲憤溢於言表。王石自己比誰都明白,他目前在萬科的處境,從來沒有這樣艱難。

6月27日萬科內部發出題為“同心者同路”的公開信,信中稱一支優秀的團隊是資本爭奪的資源,而不是排斥的物件。我們不是資本的奴隸,過去不是,未來也不是,這也表達了萬科管理層的無奈與無助。公開信最後直接引用了“可口可樂之父”羅伯特·伍德魯夫的名言,即使一夜之間所有工廠都在大火中化為灰燼,但只要品牌還在,那麼可口可樂第二天就能東山再起。

王石放言,最壞的打算是“率團隊集體出走,再造一個萬科”。王石和萬科管理層已經做好了集體出走、再造萬科的準備了。

股東大會當天,王石喊話,萬科一直在妥協,但妥協也有限度,大股東也不可以為所欲為。直到此時,王石依舊固執地宣佈自己“永不妥協”的決心: “人生就是一個大舞臺,出場了,就有謝幕的一天。但還不到時候,著啥子急嘛。”

就在寶能提出罷免包括王石在內的管理層時,孤立無援的王石和萬科管理層被逼到牆角,媒體甚至用了華潤聯手寶能,資本取得萬科話語權、王石時代終結這樣的標題描述此刻的萬科和王石。

兩次道歉:王石的悲情告白

在強大的資本面前,“硬漢”王石終於服軟,屢次道歉。

2016年6月27日的萬科股東大會,王石表示,如果自己的一些話導致寶能系的姚振華被認為是“野蠻人”,那麼他表示歉意,自己從未說“野蠻人”這個詞,只說過惡意收購。這場股東大會也被媒體形容為“王石的一場悲情告白”。

王石現場表態:“在溝通上,我表現出一種瞧不起你的姿態,就這一點向姚振華先生表示歉意”。王石還強調,針對寶能系從來沒有用過野蠻人這個詞,而是用“惡意收購者”。

11月19日,王石再度隔空向姚振華道歉,“過去發展中,萬科並不是一切都做得好,做得不合適的地方,我會及時糾正、改進,比如對姚振華先生,大家都認為是我說的‘野蠻人’,在臨時股東大會上我已站出來公開道歉;在天山喊話‘不歡迎民營企業成為萬科大股東’這種的誤導,我也無條件道歉。”

曾批評寶能和資本槓桿的王石給外界留下資本潔癖的印象,在國資和民營資本面前亦有傾向。但在12月的媒體見面會上他選擇為自己和萬科正名,“萬科是國營出身,後面是混合所有制,萬科沒有國營企業的作風,能發展成這樣很大作用是(發揮了)民營資本(的積極性)。”王石說,萬科不可能不歡迎民營資本,萬科選擇的混合所有制、發揮所有資本的經驗的一條道路。

王石也表示資本有溫度,沒有理由不樂觀。“對國家樂觀,對萬科混合所有制企業樂觀,萬科代表的是一種狀態、一種情懷和規則,是金融的資本市場和實體經濟的市場的關係。”

1988年萬科改制上市,王石放棄了自己的股份;10年後又辭去萬科公司總經理職務,專任董事長。一個企業的創始人,卻因持股的劣勢,被資本方要求離開自己一手創辦的公司。

面對強大的資本力量,“硬漢”王石傲氣全無,開始講情懷和規則。

大反轉: 監管層的神助攻 王石的“白衣騎士”下線

面對野蠻人對上市公司的暴力入侵,王石選擇引入“白衣騎士”深圳地鐵。萬科通過發行股份購買資產的方式引入白衣騎士,可為自身引入新的大股東,攤薄原股東的持股比例,這樣“寶能系”對萬科的持股比例就下降了。

如果“白衣騎士”順利引入,深圳地鐵的持有萬科28.72億股,佔總股本的20.65%,將成為第一大股東,寶能的持股比例將被稀釋至19.27%,華潤直接持股比例將被稀釋至12.1%。

2016年6月17日萬科股東大會,大股東華潤稱萬科與深圳地鐵合作公告,沒有經過董事會的討論及決議通過,是萬科管理層自己做的決定。華潤的表態,已顯露了對萬科管理層不信任的態度,其後該提案被股東大會投票否決。

引入白衣騎士的方案一直遭大股東華潤和寶能強烈反對,雙方一直在僵持。

證監會和保監會的神助攻,打破了萬科之爭的僵局。

毫不誇張的說,寶能系險資代表了保險資本的典型操作手法,從萬科A到南玻A,再到格力電器,野蠻、彪悍,也引發了金融資本與實業的激烈對抗。

這也引起了監管層的高度重視。12月3日,證監會主席劉士餘、保監會副主席陳文輝同時喊話,劍指“野蠻人”, 劉士餘的措辭相當嚴厲,語驚四座。

保監會隨後開啟險資雷霆監管的大幕。12月5日,保監會官方稱已下發監管函,針對萬能險業務經營存在問題,並且整改不到位的前海人壽採取停止開展萬能險新業務的監管措施;同時,針對前海人壽產品開發管理中存在的問題,責令公司進行整改,並在三個月內禁止申報新的產品。

寶能最重要的資金來源——萬能險被監管層掐斷,被叫停萬能險新業務,對前海人壽和寶能的影響巨大。以2013年為例,當年前海人壽的保費總規模在125億元左右,其中萬能險貢獻了121.4億元,佔比達到96.86%;2014年,前海人壽保費規模增至348億元,其中萬能險達313億元,佔比90%;2015年,前海人壽保費規模為779億元,而萬能險規模為598億元,佔比76.78%。

12月17日,恆大集團董事局副主席、總裁夏海鈞公開表示,恆大無意也不會成為萬科的控股股東。

12月18日晚萬科公告稱,其與深圳地鐵集團的重組未獲得主要股東同意,難以在規定時間內召開股東大會。經董事會同意,公司終止了與深鐵集團的重組,這也標誌著萬科引入白衣騎士的方案徹底告吹。萬科如此果斷終止重組,預示著未來大股東重組董事會的命運將不可避免。

“白衣騎士”下線,寶能恆大遭遇雷霆監管,資金受阻,萬科股權之爭的天平開始向王石和萬科管理層傾斜,王石開始變得淡定。

“事情的變化往往是不可預料的,對於企業家來說,不確定是一種常態,要在不確定下處理問題,保持淡定”。王石在幾天後的媒體見面如是說。

萬億萬科:王石的新篇章

2016年內外交困的萬科,還是拿出了一份不錯的成績單。

2116年全年,萬科累計實現銷售面積2,765.4萬平方米,按年增近34%,銷售金額3,647.7億元,同比大增39.61%,比恆大的3733.7億元略少而屈居國內第二。自2016年以來,萬科每個月都有拿地的新增項目,年內總共新增項目139個。

面對未來,王石提出了萬科的“萬億規劃”,他預計萬科的第4個10年會是1萬億,“甚至可能6年就差不多可以做到了,不用10年”。

到目前為止,寶能系持萬科股本25.4%,華潤持股15.29%,恆大系持股14.07%,安邦持股6.18%,萬科管理層通過金鵬資管計劃持股4.14%,萬科企業股中心通過德贏資管(德贏1號、2號)計劃持有3.66%,萬科工會持股0.61%。

2017年3月份,萬科董事會將迎來換屆,薪酬提名委員會將負責收集和提名董事候選人。萬科章程明確,具備資格的將是持股3%以上並且連續持股180天以上的股東。

根據萬科董事會改選的累積投票制規則,想獲得萬科董事會席位持股量至少要在8.4%以上。如果以目前的持股比例計算,第一大股東寶能系可獲得3個董事席位,華潤、恆大各自可獲得最多2個董事席位,萬科管理層的席位很可能只剩下一個,公開支援管理層的安邦則無緣董事會席位。

在未來董事會換屆過程中,萬科將上演一波強大博弈的力場引力。在這場博弈中,王石、鬱亮為首的萬科管理層如要繼續保持經營主動權,並形成多方股東平衡的局面,就勢必要爭取其它股東的支援。

前路漫漫,王石和萬科的挑戰依然不小,或許,挑戰只是開始。

免責聲明

本站所載文章、資料等內容純屬作者 / 分析師個人觀點,僅供投資者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 鳳凰證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