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的一個關鍵問題,電視臺會被網路視訊衝擊到什麼地步

傳媒大眼導讀:過去的一年,網路視訊行業開始逐漸告別免費盜版和粗製濫造。大量的觀劇者紛紛開始放下手裡的電視遙控器,拿起了手機等電子產品,付費登入視訊網站觀劇。即使在網際網路時代,內容依然為王,品質仍然能制勝。把眼2017,我們不禁發問,曾經浮躁粗糙的網路視訊能否徹底告別“一地雞毛”,打造出精神饕餮盛宴?網路視訊反轉背後的深層次原因是什麼?電視臺熱播劇會被網路劇取代?

2017年的網路視訊迎來了一個最好的時代,或許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

新年伊始,各家視訊網站2017年的片單和投資計劃紛紛出臺,呈現出向“以自制內容為主,版權內容為輔”發展的趨勢。愛奇藝聲稱會投入100億元做內容,自制劇和自制綜藝將會是投資重點。這與過去相比完全是天翻地覆的改變。

佔據使用者金錢與時間的多寡,是衡量一種文化商業模式成功與否的標準之一,從這個維度上說,2016年,網路視訊走得蹄疾步穩。幾大視訊網站均宣稱自己的會員超過了2000萬,自制劇獲得了成功,使用者情願為自己的內容付費。

ADVERTISEMENT

但網路視訊行業還遠談不上盈利,依然虧損,這個結果對行業從業者來說,很壞。

好在光明前景已晨曦微露,過去的一年,這個行業開始逐漸告別免費盜版和粗製濫造。大量的觀劇者紛紛開始放下手裡的電視遙控器,拿起了手機等電子產品,付費登入視訊網站觀劇。

即使在網際網路時代,內容依然為王,品質仍然能制勝。把眼2017,我們不禁發問,曾經浮躁粗糙的網路視訊能否徹底告別“一地雞毛”,打造出精神饕餮盛宴?網路視訊反轉背後的深層次原因是什麼?電視臺熱播劇會被網路劇取代?

內容能對得起使用者的付費麼?

中國網民已經習慣了免費,曾經,向使用者收費是網際網路世界的禁區,誰提誰找罵。過去的一年,網路視訊似乎有了不同的變化:

我們不妨羅列一個名單:《太陽的後裔》《權力的遊戲》《太子妃升職記》《微微一笑很傾城》《餘罪》《法醫秦明》……這一長串的名字都是2016年各個平臺打造的現象級網劇,播放量驚人,擁躉眾多。

ADVERTISEMENT

那麼問題來了,你是否願意每個月掏出10元、20元,來實現這樣一種便利:隨時隨地拿起手機或iPAD在地鐵、公交或者床上去盡情欣賞這些劇。

2016年3月,樂視宣佈付費會員數量超過2000萬;2016年6月,愛奇藝宣佈VIP會員數量突破2000萬;2016年11月,騰訊視訊宣佈付費會員數量突破2000萬;2016年12月,優酷宣佈會員數量突破3000萬……相較於2015年會員數量,幾乎每家視訊網站都是翻倍的增長。

“不是使用者不肯付費,是使用者不肯為你的劇付費。”愛奇藝創始人、CEO龔宇對《工人日報》記者說,“粗製濫造,淺薄的惡搞視訊你會付費麼?”

正是基於這一認識,2016年的網路視訊行業正逃離過去“拼版權、拼廣告、拼刺激惡俗”這一怪圈。開始進行自制劇的精品化製作,深耕IP(智慧財產權)的發掘。搜狐視訊推出的《法醫秦明》播放量已過10億,其拍攝場景向美劇拍攝努力看齊,儘可能細緻到每一個道具,每一句對白……

ADVERTISEMENT

據統計,去年10個網路自制劇在各自平臺超過了10億的播放量,其中《老九門》在愛奇藝上的播放量超過了114億。這一切,僅僅一句輕飄飄的“渠道變了,年輕人愛上網”是不能解釋的,沒有好的內容,無法吸引如此眾多的使用者去付費觀看。

受訪的視訊行業人士均認為,過去一年,付費業務和精品自制是網路視訊行業的兩大熱點。“一方面,越來越多的使用者願意為好內容買單,視訊付費的習慣正在逐漸養成;另一方面,從網路劇到網路綜藝,高品質的自制內容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崛起。”騰訊公司副總裁孫忠懷錶示。

為何網路視訊能夠逆襲?

電視與電影的區別,就在於電視強調家庭共享,電影強調私密。

伴隨城市節奏的加快,行色匆匆的城市年輕打拼者們似乎成為鋼筋水泥裡的獨行俠,電子產品成為他們窩在沙發裡休閒的工具,家庭團聚的歡愉漸行漸遠……電影成為他們進入自己心靈世界的一個渠道,而在網路自制劇則成為有別電視文化的另外一種文化生態。

ADVERTISEMENT

在這個意義上,衛視熱播劇與網路自制劇的區別,表面上看是受眾年齡的區分,實質背後折射的是社會“家庭文化”向“社群文化”的過渡與嬗變。網路誕生了社群文化,同一類人會為了同一部劇形成一個圈子,強調的是興趣與自我;家庭文化則不是,更重視氛圍與親情。

不可否認的是,社群文化在興起,各種QQ群、微信群、豆瓣興趣小組層出不窮,而團聚時間卻漸行漸遠……

也許正因如此,2016年,成為網路自制劇的“突飛猛進”之年,多部自制劇反向輸出到電視臺……大陣容、大資本、大製作正在成為網劇、網綜發展的新常態。2017年,這種趨勢將更加明顯。

運營網劇的優勢明顯,傳統電視劇一投入幾個億,一下子拍攝幾十集,萬一收視不好,損失極大。但是網劇可以一季一季拍,一季只有十幾集,邊拍邊收集觀眾反饋進行創作調整,資源會更加集中,會帶來更大的商業回報。

更加精準,更加垂直,是網劇區別於衛視熱播劇的特點。衛視熱播劇往往是“我給你什麼,你就看什麼”,而網劇則是“你需要看什麼,我就給你什麼”……

中國電視劇標誌性人物,曾導演《渴望》《編輯部的故事》的鄭曉龍也將在2017年投身到網劇大軍之中。這也許是一種趨勢到來發出的一個微小的訊號。

電視臺會被衝擊到什麼地步?

有某位國家級電視臺的導演2016年終聚會時哀嘆,下一個被衝擊的就是電視臺了。其實,電視受衝擊早已是不爭的事實,但是否會被網路視訊所取代仍待商榷。

從產業角度看,網際網路已經融入到了影視製作的產業鏈條中,並且已經進入上遊。除了傳統的電視臺,網際網路已然變成一個重量級輸出平臺。

“製作方在製作內容的時候,現在會首先和網路平臺去交流,看這個內容他們是不是感興趣,對劇情和演員有什麼意見。”該導演說,這與其說是網際網路帶來的變化,不如說更是網際網路年輕觀眾可能帶給整個上遊產業的一些變化。視訊網站有大資料的支援,更瞭解使用者需要什麼,收費使用者想要什麼樣的內容。

曾被譏笑為“人傻錢多”的視訊網站和電視臺的區隔越來越小,隨著製作團隊的融合和內容的連線,視訊網站也越來越“專業”。

過去一年,內容製作方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圍著電視臺轉,而是開始向視訊網站傾斜,但這並不意味著臺與網是此消彼長的對立關係,而是“網臺互動”成為主流。比如在視訊網站的片單上出現了“臺網劇”的分類,意指網路視訊平臺自制並輸出衛視的大劇。

實際上,雖然視訊網站似乎頻頻被叫好,但沒有實現叫座的效果。在易觀國際分析師馬世聰看來,雖然付費會員收入增加使得視訊網站有了更加豐富穩定的收入結構,但是“開源”並沒有非常“節流”,甚至需要投入更多。所以,盈利還是一個未能解決的問題。


» 傳媒大眼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