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粉小刀:當一個程式員開始寫科幻鬼故事 | 創作Pie

「創作Pie」是犀牛故事旗下的創作品牌,微信上同名的這個欄目,是我們最近新開的一個系列。在這個系列裡,我們想把鏡頭從內容本身聚焦到內容背後的創作者身上,讓每天喜歡讀故事的朋友們,也能看看寫故事的人身上的故事。

本系列的第一批創作者,來自犀牛故事第一屆原創故事大賽的七位獲獎作者。接下來,我們將每天介紹其中一位作者,包括作者獲獎作品的介紹(頒獎詞)、獲獎作品評價、作者簡介以及作者訪談。今天是本系列的第四篇文章,希望你們喜歡!

程式員真的有結界,《IT鬼故事》是本次大賽中獨特歡樂的存在,小說家長裡短式的敘述風格造就瞭如在身邊的現實感,超現實的故事就在這種身臨其境猝不及防的時刻發生。



小說的主人公們是一個廣受關注,常被吐槽,經常自黑的特殊的群體,故事裡的一切不可思議,都是反射人們現實真實生活的鏡子,唯其平易真實,才更顯荒誕有趣。加班、外賣、電梯,陳年老BUG,這一系列“鬼故事”戲謔卻不油滑、輕鬆而不輕浮,是遊戲文字的輕鬆小品,也是洞察世相的現實之作。



十分歡樂伴著三分諷喻、三分荒誕,再加一份境遇酸澀,看完故事,不拜拜路由神真的說不過去了。

/讀者對獲獎作品的評價/

葒葉貓貓:高科技的地府,也許哪天你的好友就是鬼(ฅ>ω<*ฅ)

背影單車陽春麵:以鬼故事的名,行吐槽碼農之實。

關漓:已笑瘋,併力勸程式員老公辭職。



Yolanda中源:這哪裡是鬼故事,是給老同學們的情書吧~



悽風苦雨夜歸人:我代表所有程式員投你一票!

ADVERTISEMENT

涼粉小刀

版仔:什麼時候發現自己愛寫作的?

小刀:2015年年底,我34歲。當時移民到澳洲兩年半了,一直在做手機App開發。當時我的中年危機很強烈,覺得未來是可以清清楚楚看得見的。因為澳洲這個地方,沒什麼太大發展,就是清閒地工作,生活。而且職業天花板也很明顯,跟美國一樣,華人不容易往上走。我就在想,我是不是打算未來的幾十年就這樣過下去。我就開始設想,我希望40歲的時候成為什麼樣的人,在做什麼樣的事情。然後發現自己還是在寫作方面有著濃厚的興趣。



為了達成這個目標,我應該做些什麼?

寫作,刻意練習。呼喚出激情和內心的強烈需要。 大綱、劇情、人物、對話、場景、動作……大量的練習。 多讀世界名著,學習語言組織、情節安排、寫作手法。

心理學、哲學、文學史……大量的知識需要補充。圖書+公開課 ——這是我當時記錄下來的。



版仔:愛寫作的工程師常見嗎?

小刀:唔,我有不少愛寫技術文章的朋友,另外技術圈裡也有很多知名的文筆很好的人,例如霍炬,池建強,馮大輝,等等。他們也會寫時評之類的。不過身邊寫小說的程式員,我倒是沒怎麼見過。圈子的影響肯定是沒有,因為圈子裡的寫作,大多都是長於邏輯分析和表達。



版仔:你用什麼鍵盤,什麼電腦,什麼軟體寫作?有什麼特別的工具嗎?

小刀:cherry的茶軸,Macbook Pro,Ulysses。然後,會經常用Evernote做摘抄。



版仔:你一般在什麼時間,什麼場合寫作?

小刀:早上七點到八點半,上班時間前到公司,在公司寫作。人很少,所以很安靜,聽著茶軸的聲音,很爽。



版仔:抄起鍵盤來寫程式和寫小說有什麼異同嗎?

小刀:快感不一樣。寫程式的快感其實在於冥思苦想,不斷嘗試,然後終於找到解決方案的瞬間,而且你基本上不會去回味,反正我是不會對著寫過的程式讚歎,看這程式寫的多好多好。以前會,現在不會了。寫小說快感更加持久而旺盛,這個過程中同時帶動著內心的情感激盪。而且寫作,是跟生活緊密相聯接的;寫程式,再怎麼投入,也只是個工作。我在寫作的過程中,慢慢學著去觀察生活,觀察周邊的人,變成筆下的片段或者故事,這是個很有趣的過程。



版仔:你想成為什麼樣的寫作者?

小刀:如果可能的話,想成為職業作家。希望成為阿西莫夫、尼爾蓋曼、羅傑.澤拉茲尼、斯坦尼斯拉夫.萊姆、阿瑟·克拉克、弗諾·文奇、皮爾斯·安東尼、Terry Pratchett、道格拉斯.亞當斯、加思·尼克斯……



版仔:你最喜歡的作家是誰?最喜歡的書是哪一本?

小刀:阿西莫夫,《銀河三部曲》。



版仔:下一步的寫作計劃是什麼?

小刀:繼續寫參賽作品這一篇《IT鬼故事》。繼續寫一些和靈異與IT有關聯的故事,會跳出現在的這個敘事框架。反正就是把IT和靈異相結合吧。IT鬼故事這個系列的名字,對接下來的文章立意其實是很嚴重的束縛。我從《你一生的故事》得到了不少靈感。



版仔:說說寫這篇參賽文的過程?

小刀:我第一篇寫的是黑車,當然,在參賽的時候放到最後了,因為我覺得它寫的最差。



當時想著後廠路,是網際網路最堵的地方,如果這條路上有鬼車擺渡,會怎麼樣?雖然在國外,後廠村路的吐槽也是經常在朋友圈看到的。後廠村路,是從西二旗地鐵站到中關村軟體園的必經之路。西二旗一直是堵車的重災區,早些年只有IBM、Oracle、漢王這幾個企業入駐軟體園的時候,交通還不算太糟糕,但等到新浪、網易、聯想、騰訊、百度全都進了軟體園二期,後廠村路一下子便不堪重負。從城鐵站到軟體園門口不過三四公裡,沒半個小時根本到不了。後廠村路,就連著地鐵站和軟體園。



其實這個題目還可以往更大的方向寫,你想,大半個網際網路都在這一條路上堵著,如果有一天,這條路有個三長兩短,會有很多奇妙的事情發生。比如訊號紊亂,陰間網路和陽間重合,看網紅直播的人,看到了一堆吊死鬼、淹死鬼什麼的。就這樣生發了第一個故事的想法。然後就想,是不是還可以寫更多的和IT從業者和鬼的故事,覺得IT和鬼是很妙的對比。



版仔:家裡人知道你這次獲獎是什麼反應?

小刀:我的文章在朋友圈發的時候,統統遮蔽親戚,身邊的朋友嚷著讓請客,我發了幾個紅包。我老婆很開心,覺得寫了半年,能有個階段性的成果,是個好事情。



版仔:作為一個創作者,你覺得自己需要什麼樣的支援,得到了嗎?

小刀:主要的問題,還是能用來寫作的時間太少,其他比如寫作方面的指導,針對作品的修改建議,等等,都得到很多了。比如你,比如瘋人院的文友。我還在知乎上買了很多live,也在拼命看書。



版仔:你是因為這次比賽開始上犀牛的對吧,在犀牛寫故事和別地兒有什麼不同嗎?有交到新朋友嗎?

小刀:比賽以前,其實早就下載了犀牛了,但是,因為bug太多,一直就不想用。不過反正我主要是在Ulysses上寫,所以,也沒太大關係了。但是有些喜歡線上編輯的朋友,就很不滿。新朋友也有交到。



/涼粉小刀印象記/

小刀帶著西安口音給我們來了一段兒普普通通的視訊,但這其實是他最正常的一面,他發來的其他肖像照都是《銀魂》造型的。聽說小刀為《IT鬼故事》重新做了堪比阿西莫夫《基地》般龐大宏觀的設定,不禁非常期待這個故事的問世。跨行業的非專業作家常常有令人興奮的作品,一位軟體工程師寫出來的科幻小說,想必要展現新鮮的世界吧!

» 犀牛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