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最糟糕的幾筆商業交易

去年商業交易的活力不足,雖然股市連創新高,併購與IPO都很滲淡。

也許是因為唐納德·特朗普,或是伯尼·桑德斯,或是圍繞大選的一切不確定性,又或許是美聯儲和利率上調。無論原因是什麼,即便是股市的道瓊斯指數進軍2萬點,都不足以維持商界交易的活力。對於併購,以及首次公開募股而言,2016年都是慘淡的一年。

2016年,美國的併購交易規模同比下滑了21%。而在融資方面,首次公開募股的融資數額也是2003年以來的最低值,以及1992年以來的第二低值。

不過,儘管交易變少了,卻仍有相當一部分交易本不應該去做[說的就是你,威瑞森(Verizon)],另外,過去幾年的一些交易在今年矚目的糟糕表現導致了它們的上榜。以下是《財富》(Fortune)選出的2016年最糟糕的交易。

威瑞森-雅虎

ADVERTISEMENT

甚至在雅虎(Yahoo)遭到兩次大規模黑客攻擊的訊息傳出之前,威瑞森對這家過氣的電子郵件王者的出價就已經顯得過高。他們7月宣佈的48億美元的收購報價,是雅虎現金流的5倍。對科技公司來說,這不算太多。比如即使是遭遇麻煩的Twitter,出售價格也達到了現金流的15倍。不過Twitter仍然在發展,而雅虎卻沒有。

曾經的神童、雅虎執行長梅麗莎·梅耶爾過去四年裡一直試圖扭轉局勢,公司開始轉播足球比賽,還招來了凱蒂·柯麗克等鼎鼎有名的記者。但是沒有效果。梅耶爾執掌公司期間,雅虎的核心業務價值縮水了24億美元。現金流也從2012年的15億美元下降到8,000萬美元。

顯然,威瑞森認為他們可以止住這種頹勢。他們的策略可能是把雅虎和公司2015年收購的美國線上(AOL)合併,從而與谷歌(Google)與Facebook競爭。不過新的雅虎線上(YahoOL)距離趕超對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而如今,遭到黑客攻擊也導致雅虎的主要特色——安全和非工作郵件受到了質疑。威瑞森已經開始就收購價格重新展開談判。市場估計他們會把開價降低10億美元。不過38億美元的收購價仍然太高了。

ADVERTISEMENT

時代華納的傑夫·比克斯所做的每一筆交易

時代華納(Time Warner)的執行長傑夫·比克斯一直以來都在這家媒體巨頭中大肆活動。今年,他們還計劃與AT&T進行強強聯合。不過直到2016年,我們才搞清楚比克斯之前進行的那些交易有多麼糟糕。

在比克斯2009年把美國線上和時代華納有線電視(Time Warner Cable)拆分後,兩家公司的市值都開始飆升。《財富》的母公司時代(Time Inc.)則在2014年類似的拆分後市值下滑了。所以此舉可能幫時代華納的股東省了些錢——不過這不足以彌補比克斯其他拆分舉動給他們帶來的損失。

根據美國線上和時代華納有線電視在被比克斯拆分後最終的收購價格,時代華納的股價在AT&T合併的訊息宣佈之前可能高達103.65美元。而目前公司的實際股價只有96美元。AT&T提出要以每股107.5美元的價格收購時代華納,如果這些公司沒有被拆分,它們可以賣出更高的價錢。時代華納拆分帶來的損失還不僅於此。AT&T明顯認為,時代華納如果保留了有線電視業務,價值會更高,所以無論有沒有AT&T的這次交易,假如比克斯沒有把時代華納有線電視拆分出去,時代華納的股價本該高得多。

ADVERTISEMENT

比克斯認為,美國線上、時代華納有限公司和時代華納都會因為規模更小,業務重點更明確而受益。但諷刺之處在於:假如真的如此,那按照比克斯的邏輯,與AT&T合併就是一次十分糟糕的交易了。

NantHealth的首次公開募股

2015年底,洛杉磯湖人隊的股東和洛杉磯最富有的人之一陳頌雄,推遲了他的公司NantHealth的首次公開募股日期。這家提供醫療測試、支付處理和醫療資訊技術服務的公司最終在2016年6月上市。

也許他們應該等更長時間的。NantHealth的股價在掛牌交易的第一天飆升至21美元,不過之後就開始暴跌。如今,公司股價距離峰值已經下滑了超過50%,僅有約10.5美元,導致這成為了2016年最糟糕的首次公開募股之一。在首次公開募股時,陳頌雄表示他們是首家同時提供癌症基因組測試和賬單服務的公司。不過是否有足夠的醫院和醫生需要這種二合一的服務還不得而知。在2016年的前九個月,NantHealth虧損了1.24億美元,較之2015年同期的5,400萬美元還有所增加。

ADVERTISEMENT

而且,在首次公開募股不足六個月後,這家公司似乎就開始缺乏現金了。12月底,NantHealth又通過發行可轉換債券募集了1億美元。為了籌得這筆資金,NantHealth給投資者提供了5.5%的利率,而一般的可轉換債券的回報率只有3.3%。

投資網站Motley Fool對他們的評價:“NantHealth不是合格的投資物件,支援它完全是一場投機。”

輝瑞製藥-艾爾健

這是一個“看我口型”的時刻。2015年11月,輝瑞製藥(Pfizer)的執行長伊恩·瑞德宣佈他們將收購艾爾健(Allergan)。他在聲明中強調,儘管這筆1,600億美元的收購會讓輝瑞製藥的官方總部遷至愛爾蘭,但這並不是為了避免美國的稅務。瑞德反覆表示:“我要強調,我們這次交易並不是為了避稅。”

好吧,既然他堅持這麼說。不過2016年4月,就在美國財政部宣佈新規,嚴格限制跨國交易帶來的稅務減免後的兩天,輝瑞製藥和艾爾健的交易就取消了。這次交易的取消也表明,瑞德並沒有真正計劃藉此來提高公司利潤,只是想避稅而已。而投資者也因此受到連累:儘管輝瑞製藥的股價在2016年末迎來了一次飆升,但也只是大概回到了交易取消時的水平。

諾德斯特姆-Trunk Club

11月時,諾德斯特姆(Nordstrom)承認自己犯了時尚的錯誤。這家高階百貨公司宣佈自己在Trunk Club上虧損了近2,000萬美元,這是他們兩年前收購這家線上購物服務公司所花資金的大約一半。當時,他們希望藉此增加諾德斯特姆在網路上的影響力。不過在諾德斯特姆的指揮下,這項服務從未盈利。在諾德斯特姆收購Trunk Club後不久,後者就開始開設實體店面。事後看來,這是個明顯的警示訊號:他們的網路戰略沒有起到效果。希望諾德斯特姆下次在收購時能更好地做足功課。(財富中文網)

作者:Stephen Gandel

作者:嚴匡正


» 財富中文網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