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思考:痛,是為了進化!

從我們出生的那一刻開始,就被判了“死緩”,我們都是“向死而生”的物種,我們的生命長度大概都不會超過120年,這一點人人平等。

在生命的長度上,人和人的差別不會太多,最多100倍(1歲vs100歲),絕大大部分情況下也就20%(60歲vs80歲);但是,人和人的成就相比,可以相差幾萬倍甚至幾十萬倍;朋友之間、同學之間,人生成就相差幾倍幾十倍都是非常正常的。

究竟是什麼導致了這種人生成就的差異?

我做投資的六年中,接觸過無數的投資人和創業者,他們有各種各樣的身世背景,成就也相差很大。雖然很難總結出一個像E=mC²這樣極簡的公式來計算(預測)人的未來成就,但我還是找到了一些本質的差異,這些差異決定了人的一生可以取得多大的成就。

人和人之間最大的不同,源自於“認知模型”的不同!

關於認知模型,我在《五點起來賣早餐的最勤奮,為何資本家不投呢?》裡面已經詳細講過了,大家不妨再看看。而認知模型並不是一天構成的,也不是一成不變的。我認為“基因、後天教育、家庭影響、社會環境和民族文化”都對一個人的認知模型的形成起了非常大的主導作用,而且這些影響發生在一個人類個體成熟之前(主要指16歲之前),所以並不是自己能主觀改變的,這就是所謂的不可控的“運氣”因素,一個人出生後直到成熟之前,都是被命運(運氣)安排的,自己能做的太少(不排除少數早熟的人會提前覺悟)。

ADVERTISEMENT

如果一個人16歲之後,能夠“有幸”(還是運氣)意識到“認知模型”對一個人一生的影響至關重要,他就可以“有意識地”把自己引導進入一個“認知良性迴圈”之中,通過讀書、思考、實踐、交有價值的朋友、拜真正的大師,日復一日的刻意練習,每天提高1%,一年就能提高38倍,如果十年算一個時代的話,那麼任何人都可以在自己進入“認知良性迴圈”的十年內,取得巨大的成就,和自己當初一起玩耍的小夥伴拉開巨大的差距,這個差距可能有十倍、百倍甚至千倍。

如果你16歲的時候並沒有意識到認知模型的重要,渾渾噩噩的“混到了”今天,那麼今天就是你的幸運日,從今天開始,從此刻開始,你必須正視你的“認知模型”了,再不能讓它隨機漫步,要有意識地管理它、雕刻它,讓它走向良性迴圈,每天都要進步一點點。

從讀書開始,讀經典的書,並做深刻思考;

ADVERTISEMENT
從工作入手,不惜一切代價,把工作做好。

認知良性迴圈是一個巨大的向上升的“漩渦”,一旦你把自己推入這個漩渦,你就會被螺旋式上升的動力推向人生的巔峰。給自己一年的時間去升級,這一年內對工作和生活不要抱怨、不要輕易放棄、不計較一切得失,把全部精力用於認知的升級。今年所有的不愉快和不如意,放到年尾再說,包容一切,坦然接受一切,擁抱一切!

人生成就的差距之所以有這麼大,不是人類個體在物理上可以比其他人強出那麼大,而是他借到了十倍、百倍甚至千倍的勢能而已,成就人類的是勢能,人類個體只不過是那個時代的“弄潮兒”,站在了風口浪尖,是那個成就的“載體”;就像每一個人類靈魂都需要一個肉體驅殼作為“載體”一樣。每一個時代的成就,都需要若幹個人類個體作為“載體”來享受這份榮譽。

時勢造英雄,英雄善借勢!

所以,人的成就並不是自己的,而是時代的;享受這個成就的人,只不過是借到了這個榮譽和福利而已。別人可以,你也可以。

ADVERTISEMENT

海爾創始人張瑞敏經常說:沒有成功的企業,只有時代的企業!其實就是這個道理。

所以我建議PA的小夥伴們,用你們所有的智慧去探尋下一波“巨浪”,並做好衝浪的一切準備。

如果你進入認知的良性迴圈,那我可以肯定,一年之後,你的認知水平會有巨大的提升。到時候要對自己的人生做一個重新的審視,基於新的認知,規劃未來的人生。

我們一生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選擇,小到早餐該吃什麼、出門該穿什麼,大到高考志願報什麼、是否要出國深造、跟誰結婚、什麼時候生孩子、選擇什麼樣的職業、該不該創業等等。

人生就是無數個選擇的疊加效應。如果你2000年選擇進入房地產行業並且堅持到今天,我相信你一定賺到了很多財富;如果你1999年選擇加入名不見經傳的阿裡巴巴,並且堅持到今天,我相信你一定已經是網際網路的風雲人物;如果你2000年開始努力賺錢攢錢去買房子,我相信你一定已經成為超級房東;如果你2004年在港交所買了騰訊的新股並持有到今天不賣,那你一定是港交所的股神;如果你在位元幣不到一美金的時候大量買入,到今天還沒拋出,那你就是位元幣首富(李笑來)...

ADVERTISEMENT

選對方向才能借到勢,方向比努力更重要。

往回看,人人都是諸葛亮;往前看,大部分人看到的不是機會,而是恐懼。

進化了上萬年,為了物種的繁衍,我們保留了“風險厭惡”的本能,所以很多人看到了趨勢,但是沒有行動,最主要是因為不夠勇敢。因為所有的選擇都對應了風險和機會成本。

就算是現在公認的“過去十五年最穩妥的投資方式——炒房”,在十五年前,也不是每個人都有這個魄力去不惜一切代價投資房產。我們大部分人只是為了自己居住的目的,咬牙貸款買了一套自住房而已,不小心也成了獲益者,房價增值帶來的收益超過了這些年打工賺錢的盈餘。我相信大部分工薪階層在過去的15年攢下來的工資獎金盈餘不超過現金500萬,但是他們的房子多半都遠超這個數了。不是我們沒想到,而是我們根本沒有去想,這歸根結底還是認知模型的問題,我們從小的家庭教育和社會環境,並沒有給我們樹立正確的“理財”觀念,對宏觀經濟和國家大事也不太關心,主要是得過且過,只顧眼前。所以錯過了歷史上幾乎是唯一一次“不動腦筋也能讓財產翻十倍”的機遇。

這不能怪我們,家庭教育和社會環境塑造了我們早期的認知模型,我們確實沒有意識到這波勢能的歷史意義,就這麼華麗麗地錯過了。

錯過了房地產,我們還有什麼選擇?

今天留給年輕人最大的選擇肯定不是“鐵飯碗”,因為歷史已經證明根本沒有“鐵飯碗”。應該是“加入到創業浪潮”中。選擇正確的方向和正確的領導(或者自己當領導)。

選對方向或者跟對老闆!

什麼叫創業?廣義的理解,只要你的未來收益不是靠可計算的、很容易看到天花板的“工資+獎金”決定的;而是靠不可計算的、看不到天花板的、風險與機會共存的“股份或者期權”決定的。

這就叫創業。

不管是在美國還是中國,還是東南亞或者非洲,未來的財富領袖還會源源不斷的產生,但打工皇帝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返了,新的財富領袖肯定是來自新經濟中那些“選對方向或者跟對老闆”的人。

選擇很重要,而好的選擇有兩個關鍵要素:

1)認知水平;

2)勇敢。

不夠勇敢,是這個時代很多“高學歷的人給低學歷的人”打工的主要原因。在一定的認知水平之上,大家都能夠看到差不多的“勢能”,我們對方向的判斷會大概一致。但為什麼我們的成就差異還是如此巨大?因為我們不僅看到了趨勢,也看到了風險,萬一失敗了呢?

對這個“萬一”的恐懼和厭惡,讓99%的人選擇了“退而求其次”。

本質上,勇敢也分兩種,一種是盲目的初生牛犢不怕虎;另一種是“始於精細的大膽”。所以,我並不是提倡大家盲目下注。我還是希望大家通過不斷的刻意練習,提高自己的認知水平和專業能力,基於你的專業和精細,對未來做出較為準確的判斷,然後投入你的金錢或者時間(生命)。這樣才能做到:

他人笑我太癲狂,我笑他人看不穿。

因為你堅信地球是圓的,所以你願意用生命去證明;在別人看來這是冒險,你會一去不返;而你深刻地知道,這只不過是一趟環球旅行。

當然,如果你跟對了一個領導,他的認知水平遠超這個時代的大部分人,你確實可以“勇敢地、盲目地跟隨他”;這種“選擇”總比你“二把刀的判斷”強很多,這個方法也更適合大多數人,畢竟每個時代真正有遠見的人,實屬鳳毛麟角。那些從一開始就堅定地跟著任正非和馬化騰的人,不都實現財富自由了嗎。

PA的小夥伴們,好的選擇,需要高水平的認知,也需要勇敢的行動!

提高了認知,勇敢的做出了選擇,接下來就要準備好“做時間的朋友”,享受複利的回報了。愛因斯坦說:複利是世界第八大奇蹟!

騰訊是今天中國市值最高的公司,在創業之初是那麼的渺小,沒有人看好。即便是創業的第十年,公司的表現也只是一個很普通的網際網路公司,其真正的崛起,可能始於2011年左右的兩件事情:

與奇虎360的3Q大戰把騰訊從一個封閉的平臺逼成了一個開放的生態,釋放出十倍的潛能。這個要感謝360,但是更重要的是馬化騰的自我認知迭代,他懂得反思,懂得從環境中吸取有營養的能量。

那些殺不死你的,讓你更加強大。

微信的釋出,讓騰訊擺脫了投資人眼中“低年齡低端人群”的定位偏見,進入了高收入高階人群,使用者價值推高了企業價值。而微信之所以能在騰訊開花結果,也要得益於馬化騰對人才的愛惜(2005年為了張小龍而併購Foxmail,併為張小龍成立騰訊廣研院),以及內部的賽馬機制,同一個方向允許不同的團隊同時做,內部競爭。

我相信幾乎沒有人能從1998年就預測到今天的騰訊,即便在騰訊這隻股票上賺了7000億港幣的南非MIH也並不是基於精確的預測而做的投資。騰訊的今天是一步一步迭代和進化而來的,這期間騰訊的高管也進進出出一波又一波,那些早期加入騰訊並在2011年之前主動離開騰訊的高管們,他們一定沒有預料到騰訊之後這麼迅猛的走勢,這樣的股價走勢幾乎是所有投資人夢寐以求的黑馬,2004年上市的騰訊12年內給二級市場股民帶來了250倍的回報,試問有多少人從頭吃(持)到尾?當然,今天的騰訊如日中天,股價雖高但依然強勁,未來會怎麼走,我也無法預測。

這既考驗你的勇氣,也考驗你的耐心和毅力!

如果我們一定要加入一家初創企業才有可能在十五年後實現巨大的成就(包括財富積累),那我們就要做好長跑的準備,越是偉大的事業,越是需要長時間的準備。

如果你沒有足夠的耐心和毅力,那麼認知水平和勇氣只會給你帶來無盡的傷痛和遺憾。就像蘋果最早的聯合創始人韋恩,把他10%的股份以800美金賣給了喬布斯,然後今天他在依靠救濟金度日,那部分股份今天價值500多億美金。我們欣賞蘋果,羨慕蘋果,但不會感受到他內心的那種遺憾,感受到那種“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擺在我的面前,可是我沒有珍惜的痛...”

或者說,如果你意識不到耐心和毅力對於成就一項偉大事業的關鍵意義,那你的認知模型一定還沒有進入正向迴圈。認知模型是決策的演演算法,決策演演算法是行動的指導,行動需要勇氣來啟動,也需要耐心和毅力來堅持。

否則,你就不會見到後天的太陽。

希望PA的小夥伴們都能夠不忘初心,善始善終。

四、負熵和生命力

熱力學第一定律講“能量守恆”,這個我們都知道。

熱力學第二定律講“熵增定律”,很多人就不懂了。

百度詞條上的解釋很全面,有興趣的可以去查一下,為了不影響閱讀,我做個簡單的解釋,“熵”這個字,在這裡代表“混亂度”,熵增定律的字面意思就是(在沒有外界能量輸入的情況下,一個系統的)“混亂度只增不減”,這個定律來自於克勞修斯(Rudolph Clausius),他發現:

沒有外界幹預的時候,溫度總是從高溫走向低溫;不可能從低溫走向高溫,這表明瞭在自然過程中,一個孤立系統的總混亂度(即“熵”)不會減小。

舉個簡單的例子,一杯清水中滴入一滴墨汁,墨汁很快會均勻分佈在整杯水裡,然後走向平衡(熵死)。這個過程就是“混亂度(熵)”增加的過程;如果沒有外界幹擾,這杯水裡面散開的墨汁,不會自動歸集到一處(混亂度減小)。據說,熱力學第二定律是所有物理規律裡面,唯一一個時間不可逆的,就是當時間的箭頭往回走的時候,該定律就無效了。潑出去的水不會自己回來;混亂的屋子不會自己變得盡然有序;打碎的鏡子不會自己拼好。

前段時間有篇文章《任正非簽發2017年第三號文:華為之熵——如何用金錢將貪婪轉化為動力》值得搜尋一下看看,講的就是華為管理如何結合熵增定律。

人是宇宙中的生物組織,人如果不呼吸、不吃飯、不喝水,人體就無法維持生命(秩序),就會走向混亂無序(熵增),走向死亡。如果你不給大腦貢獻能量(營養),你會變的越來越蠢,越來越傻,這也是熵增的表現。這裡的能量(營養)包括兩種東西,一種是物質上的能量,一日三餐;一種是精神上的營養,外界的資訊,閱讀或者社交。這些能量和營養不斷塑造我們的大腦結構,讓我們的1000億個腦神經元變得更有序(熵減),越來越有序的腦神經元結構意味著我們的認知水平在不斷提高。我們都要追求負熵成長。

負熵,意味著生命力!負熵增加的速度,也意味著生命力的強度。

企業也是一個組織,一個系統,這個系統也會遵循熵增法則。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外力(能量、資訊、資金)等介入,企業會變得越來越混亂無序(熵增),只有引入外力才能讓企業這個系統保持一定的秩序,向負熵發展。這樣的企業就會有生命力,這個有生命力的企業結構就是一個“耗散結構”。

耗散結構就是一個遠離平衡(熵死)的開放系統,通過不斷與外界進行物質和能量交換,在耗散過程中產生負熵流,從原來的無序狀態轉變為有序狀態,這種新的有序結構就是耗散結構。

反過來,一個企業或者國家,如果閉關鎖國,閉門造車,那麼就會變得越來越混亂無序。要想發展,就要開放合作,與外界交換能量,能量和物質進進出出就形成了一個耗散系統,成為了大生態之中的一個開放組織,該組織的價值與其在大生態內與其他組織交換的能量和物質的總量和頻率是正相關的。

人體的一個器官,如果不停地跟人體內的其他器官交換能量(血液等),那麼這個器官肯定是有用的,活的;如果一個器官跟身體內的其他器官沒有任何能量交換,說明這個器官沒用了,會被人體進化淘汰。

一個封閉的企業,會被整個生態忽略或者淘汰。

一個封閉的個人,也會被人類集體所忽略或者淘汰。

不管是人類個體還是企業組織,我們都要跟這個世界有積極的“能量”交換,從外界吸取能量可以讓我們“更有序、更聰明、更有活力”,也可以在生態系統內找到自己的價值(定位),確保不被生態所淘汰(忽略)。

在投資的過程中,我發現人是最大的變數,隨著企業的發展,環境的改變,創業者是變化的、可塑的,變化的方向取決於自身的認知以及環境和機遇。所以我更看重創業團隊的“進步加速度”,或者說與外界交換能量的速度,負熵增長的速度,這意味著團隊的生命力強度。

希望我們PA的小夥伴們都能夠主動地、有意識地把自己推進到一個“負熵迅速增加”的良性迴圈中,這個良性迴圈包括你內在的積極開放的態度以及外在的環境(身邊的朋友、你效力的組織文化和制度、社會氛圍等等),然後積極地與外界交換能量,讀書(吸收能量)、思考(資訊處理)、實踐(輸出能量),讓自己的生命充滿活力,享受每一次“負熵”帶來的愉悅體驗。日復一日,厚積薄發,在每年終的時候把自己推向一個“負熵”的高潮,享受人生新的高度帶來的更加廣闊的視野和風景。

要知道,認知水平和負熵的增加都是有網路遞增效應的,是典型的指數級增長曲線。像山頂滾雪球一般,一開始可能很小、很慢,但是慢慢地蓄積的能量和翻滾的速度會越來越快,最後引發雪山崩塌,把你推向人生巔峰。

PA的小夥伴們,想想看騰訊的股價走勢圖,再看看下面這張圖,你現在曲線中的哪個位置呢?

五、痛和進化

前段時間我在《生來唯一的意義就是享樂?這是人工智慧的目標嗎?》裡面提到一個概念,就是機器人(人工智慧)是否需要有疼痛和恐怖這樣的情緒:

...你看到一個猛獸你會渾身顫抖,你想要逃跑,恐懼充斥了你的大腦,失去理性思維,整個人都被腦後的杏仁體接管了,為了活命。但是這個時候,你的“恐懼感”是不是真的有必要?作為一個擁有人工智慧最高水平的機器人,這個機器人遇到它的敵人,它需要感到恐懼嗎?我們讓這個機器人足夠智慧,可以處理任何突發危機,我們可以預知各種危機處理決策演演算法,但是這個演演算法的設計,完全沒有必要引入“恐懼感”,只要客觀冷靜的調動程式,根據環境參數決定是該跑還是該對抗,直接執行程式就可以了,它可以很冷靜,恐怖感反而是多餘的。如果人類沒有恐怖感,可能很多事情處理起來說不定更合理...

掃地機快沒電了可以自動回到座位上充電,它不需要感到“飢餓”;你用武器攻擊它,它也會躲避(目的是為了不傷害到你),但它並不會感到“恐懼”。

很多科學家認為“恐懼”等情緒是“意識”的副產品,智慧生物的生存,並不一定需要“情緒”。我們正在開發的人工智慧,將來很可能產生一種跟人類不同的自我意識,一種沒有“情緒”的意識。

我們在科幻電影裡看到的大部分機器人角色是沒有“情緒”的、極端理智甚至冷酷的高智慧生命。但是沒有情緒的“機器”,給人感覺總歸不像是個“生命”,可你不能否認它的智慧在某些維度上遠超人類。

比如今天的AlphaGo(或者弈城圍棋網上那個戰勝所有人類圍棋大師的ID:Master)已經在圍棋領域超過人類。

如果智慧生命並不需要“情緒”就可以生存,那我們人類在進化的過程中為什麼還保留了酸甜苦辣痛等形形色色的情緒?真的沒有必要嗎?

此題無解,目前人類科學家還沒有能搞清楚人類意識的本質,所以針對“情緒”和智慧生命的關係,也只能是個哲學層面的討論。

既然是個哲學探討,那我也可以說說我的看法:

我覺得人類和動物界的區別有很多,語言、想象力、自我意識、學習能力等等都遠超出其他物種。其中,強大的學習能力也被認為是智慧生物的一個共同能力,比如我們今天所講的人工智慧就離不開“機器學習、深度學習”這樣的能力。智慧生命誕生之初,都是一張白紙,但是可以通過學習來掌握語言、獲取認知,然後產生更深刻的自我意識,想象力也是在不斷學習中提高和進步的。

學習能力,是人類其他能力的基礎,剛剛出生的嬰兒,如果沒有任何後天學習,是無法掌握語言的,也不可能有認知的提升,想象力的豐富,更別談自我意識層面的思考和表達了。

人類進步得益於學習,而學習進步又得益於記憶,如果沒有記憶又何談學習?而“痛”,就是動物進化出的一種“加深記憶”的本能。越痛,記得越深。記得深,才不會在同一個地方跌到兩次;才不會同樣的錯又犯一次;才不會在愚蠢的錯誤中,導致物種滅絕!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這句話就準確的表達了人類進化過程中,通過“痛”,記住了“蛇”的危險,從而能在下一次見到蛇的時候,啟動逃跑和應急措施。

很多動物和人類一樣有情緒,也具備一定的學習能力和想象力,甚至也有簡單的語言體系,也有粗淺的自我意識。所以動物和人類的情感勝過人類和機器的情感。動物也會通過疼痛的經歷來標記敵人,下次場景再現的時候,就可以提前逃跑或者採取應急措施。

所以,我個人覺得,酸甜苦辣痛等情緒感知,對人類動物的進化是有意義的,都是為了“加深情景記憶”,方便未來通過外界刺激呼叫這段記憶的時候,同時啟用這段情緒。這有助於我們的進步和物種的進化。

No pain, no gain!沒有痛苦,就沒有收穫。

這句話大家應該都學過吧,我們今天重新審視這句英文諺語背後的哲學意義:痛苦,是為了讓我們本能地加深記憶,每一次痛苦都是一次認知的迭代(升級),都在我們的神經元和細胞層面留下了深刻的印記,讓我們未來不再犯同樣的錯,讓我們進步。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也,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孟子》這段話背後的哲學,就是深刻反映人類的情緒“酸甜苦辣痛”對我們成就大業的現實意義。如果你不想浪費此生,你想在有限的、唯一一次的生命旅程中,不斷提升認知、取得進步、最後做出一點成就,那麼你就必然要接受這隨之而來的,嚴峻的考驗。做弄潮兒並不容易,要經歷無數次跌落在海裡;也可能會被拍死在旋渦中。

越是巨浪,越凶險。

偉大的成就、偉大的領袖,要承受巨大的考驗和折磨。所有的成就都是有代價的,我們不能只期待著享受成就而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痛苦(包括被無視、被忽略、被打擊、被打壓、被排擠...),成就和痛苦幾乎是一對孿生兄弟,總是一起出沒。

推薦大家都能看看吳曉波剛剛寫的《騰訊傳》,結合我上面那張騰訊的股價走勢圖,我們可以看到騰訊這家公司今天能夠成為中國市值第一名(第二名是中國工商銀行),並不是馬化騰自己規劃的,而是在逆境中悄悄進化的。

騰訊的早期非常的窮,因為使用者數發展太快導致伺服器和頻寬資源消耗太大,到處借錢,到處融資,可沒人看得懂。所以騰訊的進化是“窮則思變式”的迭代,無數的嘗試和模仿只為找到新的利潤增長點,否則就是死。而那次讓馬化騰最痛最苦、最受傷的3Q大戰,竟然成了騰訊走向市值巔峰的轉折點。

從壟斷走向開放生態的耗散結構,才能成就偉大的長青基業!

一切看似註定,卻是偶然;一切看似偶然,卻又似乎註定。

妙之又妙,玄之又玄。

從2017年開始,我會實踐我的新認知,就是“重倉我認為靠譜的好生意和好團隊”,而我也建議PA的小夥伴們,能夠“把你全部的生命,獻給你的夢想”。

這裡的“夢想”,就是指你那個最重要的選擇(方向或領導)。如果你還沒想好,請你繼續迭代你的認知,繼續與這個環境交換能量,形成負熵增長,勇敢的試錯,適當的堅持,直到你找到那個願意為之付出你全部生命的“夢想”,然後All in(押上你的全部身家),並準備好在未來的時光裡,迎接時代給你的所有考驗(痛苦)。

那些不能殺死你的,將會使你變的更強大。對這句話最好的佐證就是猶太人和以色列國,如果不是千百年來備受折磨,也不會有今天遍佈全球的猶太精英。這個民族的崛起值得我們所有創業者好好的學習。在痛苦中消亡的物種和民族,終究會被歷史遺忘。

PA的小夥伴們,不在痛苦中消亡,就在痛苦中崛起。越痛苦,越進步!

最後,謝謝你們選擇了PA的投資,或者選擇加入了PA系的創業公司,希望你們因此而收穫一段有意義的人生,未來的路不管多痛、多苦,我都會陪你們一起走。

一起迭代、一起進化!

2017年,我來了。


» 錢皓網際網路分析師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